摘要

沈錦堂1940年3月22日出生於新竹縣的關西鎮。小時即喜歡唱歌,直至初中、高中,這份興致與性向一直未曾改變,唯一疑惑的是,為什麼只唱別人的歌,難道自己不能創作嗎?於是他立志學習作曲。吳夢非的《基礎和聲學》是啟蒙書籍,其後,繆天水成套的理論著述也成了他...

內容


沈錦堂 1940 年 3 月 22 日 出生於新竹縣的關西鎮。小時即喜歡唱歌,直至初中、高中,這份興致與性向一直未曾改變,唯一疑惑的是,為什麼只唱別人的歌,難道自己不能創作嗎?於是他立志學習作曲。吳夢非的《基礎和聲學》是啟蒙書籍,其後,繆天水成套的理論著述也成了他最好的參考書。至於視唱、聽寫的能力,則得力於讀師大附中初中部時,音 樂 老師們在系統教學中所打下來的基礎。於是,靠著一股衝動與無限的毅力,在自學的摸索中,沈錦堂於台北市立高工(高現今的大安高工)畢業後,如願考進國立藝專音樂科作曲組。師事陳懋良、 史可培 老師,正式接受嚴謹的科班訓練。在學期間沈錦堂即與作曲組前後期的同學陳懋良、游昌發、馬水龍、溫隆信、賴德和等人共同組織「向日葵樂會」,定期舉行作品發表會,曾發表過的作品有《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一九六八的回憶》(鋼琴組曲)、《銅管四重奏》以及歌樂《夢回》、《孤獨》、《私語》、《幻覺》等。

1968 年於國立藝專畢業之後,沈錦堂任職於市立交響樂團,後來轉赴台灣省立交響樂團,原為研究部的一員,後改任演奏部主任,並兼任打擊樂手。除了演奏工作之外,沈錦堂仍積極作曲,曲目包括管弦樂《光明進行曲》、豎笛無伴奏小品《幻想曲》、弦樂四重奏《裂痕》……等,其中並有多首兒歌例如童聲三部合唱《青蛙》、《鏡子》、《枯樹》等,在許多的音樂比賽或演唱會中被演唱,受到很大的歡迎。 1974 年沈錦堂的歌曲《漂流》並獲教育廳愛國藝術歌曲創作獎第一名。

為了更上一層樓,沈錦堂於 1977 年毅然辭去省交的職務,遠赴奧地利,入維也納音樂學院學作曲,師事 Alfred Uhl 。這是相當豐富的一年,在理論的學習上,沈錦堂不僅受到嚴謹的訓練,多年來存在心中的許多疑惑,也經由這些學習歷程迎刃而解。在藝術體驗上,幾乎每天得以於音樂廳、歌劇院聆聽音樂演出的經驗,也使得沈錦堂受到相當多的啟發。

從維也納返國之後,沈錦堂曾職教於東海大學、台南家專、台北市立女師專、國立藝專等校, 1982 年正式專任於國立藝專,擔任理論作曲的課程,課餘,他悠遊於作曲的領域,無論於國內外,幾乎每一首作品都曾獲得演出的機會。但是他還是珍惜充電的機會, 1991 年再度出國進修,進美國紐約市立大學布魯林學院音樂研究所攻讀碩士學位。以十個樂器的室內樂《憶》為畢業作品。

相較於國內的作曲家,沈錦堂的歌樂不在少數。獨唱、同聲合唱、混聲合唱都有,大合唱則有《正氣歌》、《蜀道難》。在聲樂獨唱方面,沈錦堂偏好使用中國音階,並以現代音樂的手法表現,由於運用到移宮轉調的關係,曲中常出現多旋多調的效果,對於歌者而言,具較大的挑戰,然而因為沈錦堂的創作理念,總是以感性出發,因此愈是琢磨,其音樂愈能受到歌者的青睞。此外, 1990 年受中正文化中心委託,沈錦堂曾書寫獨幕歌劇《魚腸劍》,在台灣歌劇發展相當有限的現象當中,這當是值得珍視的一份歷史足跡。器樂曲方面,除了管弦序曲《飛躍》、《祥瑞》,交響詩《昇華》之外,沈錦堂的作品以室內樂為多,代表作包括為打擊樂器與鋼琴的室內樂《聯綴》、銅管五重奏《合》、木管五重奏《慟》、為人聲與室內樂《水調歌頭》、雙鋼琴曲《幻想曲》……等。在手法上沈錦堂並不特別設限,完全取決於作曲當下實際的感受,因此其音樂語言除了有現代、前衛的表現法之外,也有不少屬於浪漫派中後期的風格。

從小成長於客家庄的沈錦堂,於客家歌曲的改編格外得心應手,他曾將一些山歌改編成合唱曲,效果都非常好。管弦小品《山歌輪旋》則是以客家民歌為題材所寫成的器樂曲,「平板」、「老山歌」等歌謠在類似「客家八音」的樂風貫穿之下,使得西式編制的器樂曲展現了相當精彩與別緻的音響效果。原鄉的情懷與身居學術領域的責任感,使得沈錦堂一直有個願望,就是發展客家風味的藝術歌曲,近年所寫的小品《露水》、《秋思》便是在此理念之下產生的,既保留客家歌曲的韻味,也有技巧上的發揮,獲得不少客籍歌唱家熱情的迴響。

不好高騖遠,不嘩眾取寵,沈錦堂秉持著感性的筆觸寫作,無論是聲樂曲、無論是器樂曲,也許都不是那麼氣勢奪人,標榜炫麗的技巧,卻在流暢的織體中呈現了一種含蓄的美,愈聽愈醇。

相關連結:

  1. 沈錦堂作品表
  2. 沈錦堂交響詩《昇華》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1 月 23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