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呂文慈1962年3月5日出生於台北市,6歲習鋼琴,曾先後師事蔡雅雪、張彩湘、李富美、蔡中文、王青雲等教授;16歲學習長笛,師事呂美馨、薛耀武教授,奠定良好的音樂基礎,因此,一路走來,從幸安國小、金華女中、到中正高中,雖非音樂班出身,仍於1981年順利考上...

內容

呂文慈

呂文慈 1962 年 3 月 5 日 出生於台北市, 6 歲習鋼琴,曾先後師事蔡雅雪、張彩湘、李富美、蔡中文、王青 雲等 教授; 16 歲學習長笛,師事呂美馨、 薛耀武 教授,奠定良好的音樂基礎,因此,一路走來,從幸安國小、金華女中、到中正高中,雖非音樂班出身,仍於 1981 年順利考上東吳大學音樂系,主修長笛。由於性喜音樂,也好創作,幾經思考之下,呂文慈於大二轉主修為作曲,師事 潘皇龍 教授。 時為潘 教授留歐返台的第一年,在他指導之下,呂文慈於現代音樂創作的技法與觀念方面,獲得極大的啟發。

大學畢業之後,呂文慈任教於光仁小學音樂班,課餘積極創作,並多次參與亞洲作曲家聯盟與現代音樂協會的活動,於國內外發表作品,曲目包括《 DX-7 》(為三台電子合成器)、《十六歲的花季》(弦樂四重奏)、《日月》(長笛獨奏曲)、《午後的和聲》(交響詩)、《卜算子》(弦樂四重奏)……等,其中《午後的和聲》與《日月》曾先後榮獲「文建會創作徵選獎」。這個時期,呂文慈創作的思考點,比較傾向於現代音樂的風格寫作,以《日月》為例,她除了擺脫長笛傳統的吹奏方式,研發各種新的聲響之外,也用心地鋪陳現代音樂的各種作曲技法,因此,這個原只是忠於自己構想而寫的樂曲,竟為指導教授誤以為仿現代音樂大師 Berio 之上乘之作,而它於多次演奏會與參賽中,也的確獲得諸多的肯定與迴響。

呂文慈於 1989 年赴美求學,進耶魯大學音樂研究所,師從 Jacob Druckman 學習理論與管弦樂法、從 Martin Bresnick 學習作曲、從 Lukas Foss 學習理論、從 Jack Vees 學習電腦音樂。在多元與自由的學風中,呂文慈得到了很好的釋放,有一段時間,她甚至樂在以音樂寫日記,擺脫技法、風格乃至種族、身份、年齡的各種枷鎖,而完全以當下的情緒與極欲嘗試的理念下筆。而也由於自然的原鄉情懷,以及在非常強調個人風格的校園中彰顯獨特性,她開始從音樂語言與表現題材中尋找台灣印象。《世間女子》與《緣起緣滅》為此中代表。其後,台灣景觀也逐漸成為她刻畫的對象,這個現象甚至延續至今,代表作品包括《北台灣風情畫》、《美麗的島鄉》、《南台灣素描》等,其中,有隨著景物意象堆疊而出的特殊音型,有原住民音樂的印記,有台灣民謠的情感元素,此外,呂文慈尤不忘在自創的音列與節奏設計中,賦予東方的、歷史感的氣氛,以營造樂曲當中東方的風味。

1991 年返國之後,呂文慈即任教於文化大學西樂系,除教學之外,創作不懈,作品經常於國內外演出。捨「風格」而取「風貌」,在堅信「形式為音樂風貌的指標」原則之下,她的作品在結構設計中總依著題材的特性而帶有相當程度的主觀性;在以非調為基礎的音響色澤中,雖然是不拘一格地研發並運用各種現代音樂手法,卻因為民族情感的元素已然成為了其音樂母語,因此音樂當中總隱隱約約滲透著東方的色彩。

呂文慈

近幾年,隨著自己心境的變遷,並思考有關音樂生活化與實用性的層面,呂文慈在寫作上儘量避開異常的音域或特殊音響的實驗,並取得演奏者更多的理解與共識。以「立體拼圖」為創意的打擊樂曲《樹倒猢孫散》,便是在此理念之下所孕育而成的。這是為六位擊樂家的樂曲,有走位,有舞台的效果;每一組樂器除了個別都有相當豐富與細緻的展演之外,彼此間也有精彩的交流,是個精緻卻又頗能獲得共鳴的作品。為豎笛與管樂團協奏的《鋼琴上的貓》也是兼具技術與平易近人的效果。

受到現代音樂專業訓練的影響,呂文慈的音樂大抵而言還是偏向抽象,然而,走過刻意的風格塑形,走過從自我對話中找尋個性,她已能悠遊在技法與真實的自我當中,以最貼近自己心境的方式寫作。

相關連結:

  1. 呂文慈作品表
  2. 呂文慈室內樂《葵花地》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2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