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本論文研究客家話動後體標記的語法化過程。我們的語料庫主要是客語聖經。我們採用陳前瑞(2003、2013)的多層級體貌理論將客家語動後體標記加以分類,並探求客家語各個動後體標記的來源及其語法化途徑。

內容

  • 年度
    • 105

  • 作者
    • 房子欽

  • 畢業學校
    •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

  • 畢業系所
    • 臺灣語言研究與教學研究所

  • 畢業年月
    • 104.01

  • 獎助金額
    • 12(萬元)

  • 摘要
    • 本論文研究客家話動後體標記的語法化過程。

      我們的語料庫主要是客語聖經。

      我們採用陳前瑞(2003、2013)的多層級體貌理論將客家語動後體標記加以分類,並探求客家語各個動後體標記的來源及其語法化途徑。多層級理論中有外部視點和內部視點的理論,本文將其中內部視點理論加以微幅調整,指出內部視點還可以加以細分,即,再加上左界(起點)視點、右界(終點)視點和同步視點三個視點,這樣的修改可簡單描述客語動後體標記的衍生。

      本論文主張客家語完整體"嘞le"和完成體"咧le"多數源自於動詞“來",少數源自“了”[liau3]。

      比照Dahl(2000:7)所提類型學,完整體“嘞le"又是從完成體“咧le"虛化而來。

      海陸腔客家語只發展到完成體,四縣腔則發展到完整體。

      源自於動詞“來"的發展途徑是動詞直源,因為“來”所表現的語義是[+到達],是屬瞬間動詞,而瞬間動詞沒有內部結構或不用提及內部結構。

      少數方言源自“了”[liau3]的語法化途徑則相似於普通話¸走V-V(連動)>V-R(動補)>V-asp(體標記)的途徑。

      完結體體標記“thet7/phet7"源自動詞“脫”,語法化的過程是V-V(連動)>V-R(動補)>V-asp(體標記)。

      經歷體體標記來源動詞“過”,語法化的過程是V-V(連動)>V-R(動補)>V-asp(體標記)。

      非完整體ten3源自動詞“定”,虛化的過程是V-V(連動)>V-R(動補)>V-asp(體標記)。

      大埔方言的非完整體kin3源自“緊”,其語法化過程不同於ten3。

      依照Dahl(2000:7)所提類型學,它先發展成反覆體,再虛化成非完整體。

      我們提出內部視點的同步視點角度用以說明ten3和kin3為何會有楊永龍(2005)所說的穩緊義,乃由於同步視點用以表達“擷取事件畫面"必須停格,所以凍結這個事件。

      基本階段體標記包括:起始體,V-起來; 延續體,V-下去/ V-落去; 結果體,to3。

      其中to3來源是“著”。

      以終點視點看,動作的發起就是V-起來。

      而以始點視點看,延續體就是V-下去/V-落去,而結果體就是客體抵達終點,V-(附)著。

      涉量階段體體標記包括:嘗試(短時)體--V-看a3; V V-a5le3; 這些是由微/短動量發展而來。

      涉量體也包括反覆體—V來V去,V上V下; 這些是客體的短距相反方向屈折位移運動投射而來。

      本文也提出客家話動後體標記的發展都和空間(Localism)有關,也和說話者為中心的主觀性(Subjectivity) 有關。

      探討這些體標記時我們也採用語義地圖來解析其間的多義現象。

      本論文研究最末也對Dahl(2000:7)的時體類型理論提出部份修正。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3 月 13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