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本論文以泰國曼谷的梅縣客家話為研究對象,探討從大陸梅縣移民到泰國曼谷後,與原鄉時空長期阻隔的背景下,在語音與詞彙方面的差異表現。泰國曼谷的客家話除了梅縣客家話之外,也有從原鄉移民來的豐順、興寧、大埔等客家話,這些客家話在泰國曼谷彼此接觸互相影響外,還有更早期(十七世紀)進入曼谷的潮州話,所有移民無論母語為何,他們共同的語言是泰語,這些語言頻繁接觸後,產生了各種有趣的變化。

內容

  • 年度
    • 105

  • 作者
    • 梁萩香

  • 畢業學校
    • 國立中央大學

  • 畢業系所
    • 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客家研究碩士在職專班

  • 畢業年月
    • 105.07

  • 獎助金額
    • 6(萬元)

  • 摘要
    • 本論文以泰國曼谷的梅縣客家話為研究對象,探討從大陸梅縣移民到泰國曼谷後,與原鄉時空長期阻隔的背景下,在語音與詞彙方面的差異表現。

      泰國曼谷的客家話除了梅縣客家話之外,也有從原鄉移民來的豐順、興寧、大埔等客家話,這些客家話在泰國曼谷彼此接觸互相影響外,還有更早期(十七世紀)進入曼谷的潮州話,所有移民無論母語為何,他們共同的語言是泰語,這些語言頻繁接觸後,產生了各種有趣的變化。

      本論文共分六章,第一章為緒論,說明研究動機與目的、研究方法與步驟,相關文獻及調查方言點地理位置概況。

      第二章為語音系統說明,將田野調查的語料整理出曼谷梅縣客家話聲、韻、調之語音系統。

      第三章將曼谷的梅縣客家話與中古音比較,探討曼谷的梅縣客家話語音演變跟發展,這點與原鄉的音韻表現並無太大不同。

      第四章歸納出曼谷的梅縣客家話語音特點,值得一提的是,非組聲母的在地化,許多在大陸原鄉和臺灣四縣客家話還保有重唇音的字,在泰國曼谷的重唇發音已不復存在。

      第五章就曼谷的梅縣客家話、大陸的梅縣客家話、臺灣的四縣客家話詞彙作比較分析,發現曼谷的詞彙因為生活環境條件之不同,而新增許多原鄉及臺灣四縣客家話所沒有的詞彙,有些詞彙出現詞形已經改變,例如熱水泉(溫泉)、天河洗甲(下大雨)、化學袋(塑膠袋)、匣包(皮包)、九皇齋(重陽節)。

      再者,泰國因為幅員遼闊,又為多民族國家,各種語言長時期頻繁接觸之下,各族群的語言根據其系統自有不同的變化,其中曼谷的梅縣客家話詞彙變化甚多,有許多語言接觸後的借詞,比較特別的有合璧詞現象,有來自客家話與泰語組合的合璧詞蝦醬,曼谷的梅縣客家人會說成「蝦醬□□ha11 tsio55 kap21 pit5」(「kap21 pit5」是泰語「蝦醬」的意思)、小芭蕉在泰國曼谷的梅縣客家人說成「□□蕉na33 wa33 tsiau33」(泰語香蕉或芭蕉都說kue31,泰語稱小芭蕉kue31 na33 wa33,「na33 wa33」是泰語稱這小芭蕉),有來自客家話與英語組合的雞湯(「雞湯sun55」,sun55 來自英語soup)。

      有部份移借的借詞,例如一元,曼谷的梅縣客家人把一元說成「一□it21 pat21」(「pat21」是泰語「銖」的意思)、拜老爺(拜神,來自潮州話)、馬蹄(荸薺,來自粵語)、家婆(婆婆,來自曼谷的豐順客家話)、神童(乩童,來自曼谷的豐順客家話),與完全移借的借詞,例如落神(起乩,來自曼谷的豐順客家話)、酸辣蝦肉湯(泰語稱酸辣蝦肉湯「tu53iam11 ku53」,蝦肉泰語說ku53)、酸辣雞肉湯(泰語酸辣雞肉湯說「tu53 iam11 kai11」,雞肉泰語說kai11)。

      還因為氣候炎熱生活環境改變,造成曼谷的梅縣客家話詞彙消失、新增(含改變),詞彙變異程度甚於音韻,例如颱風、地震、冬作收割等詞彙因環境改變而消失,另外,也因為生活環境改變而新增了蝦醬、魚醬、椰漿等客家生活本沒有的詞彙。

      第六章為結論,就本論文研究結果,歸納出語音及詞彙因曼谷內部有許多不同語言,語言互相接觸影響後,語音變化雖然不大,但詞彙表現卻相當豐富。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3 月 14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