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Taiwan News 特稿

內容

訪問鄭榮興   國立台灣戲專校長

由於社會變遷、經濟起飛,生活逐漸富庶之後,許多人童年記憶中的廟會活動、露天戲台早已不復見,在這樣都市化的影響之下,母語和傳統文化的推動,需要付出更大的心力。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自七十六年成立以來,積極參與各項藝文表演活動,以期將母語融入戲劇,再將活潑生動的戲劇帶入生活,充分展現客家語言之美。十五年的歲月,一晃眼就過去,現在提到歌仔戲會想到「明華園」,講到客家戲,非「榮興」莫數。

目前擔任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校長的鄭榮興博士,也是客家採茶戲名伶鄭美妹女士的孫子。因為小時候在家中戲班長大的記憶,讓他對客家戲有非常深厚的感情,對於大眾普遍不了解客家戲的狀況下,他找回小時候在戲班的朋友組成「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其國內外演出均得到客家族群的熱烈迴響。

一投入到現在,十幾年過去了,雖然經費、人才培育等問題一路伴隨,但鄭榮興熱情絲毫未減,一談到客家戲的種種,就可看到他臉上豐富的表情和神采。文化復興工作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但這樣默默努力的一群人,台灣一定會為他們保留屬於客家文化的舞台。

鄭榮興說,五0年代的「苗栗慶美園採茶劇團」是由祖父陳慶松和祖母鄭美妹成立,屬於台灣傳統的客家採茶戲。客家戲有兩種層次:一是三腳採茶戲,屬於較簡單的歌舞表演;另一種是後來在台灣,受到其他劇種影響,如歌仔戲、南管北管、大戲等,而發展成用客家語言演的大戲。早期在全台戲院巡迴演出,電影逐漸蓬勃之後,只好退到外台、廟口、藥材廣告等,到了工業社會,一方面團員年紀都大了,二來無法再以劇團謀生,因此劇團等於「休克」,原有團員只好紛紛改行,年輕一輩的就去唸書,造成客家採茶戲的斷層。

到了七十六年時,鄭榮興取得法國巴黎大學DEA博士文憑回國,並在大學教書。教書以後,發現大家提到戲曲都講歌仔戲、布袋戲、傀儡戲、皮影戲、上海戲、廣東戲、南管北管,就是獨漏客家戲。當時有人質疑客家戲的存在,他則反駁說:「我從小就在戲班長大,怎麼會沒有戲?雖然大部份人都沒有看過,但沒看過不代表沒有客家戲。」

同年,曾擔任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的許常惠,當時在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舉辦台北市藝術季的活動,主辦單位詢問鄭榮興關於節目安排的相關事宜,鄭榮興便自告奮勇安排客家戲所有節目。他召集小時候的朋友和親戚,浩浩蕩蕩的到台北表演,演出時引起在場觀眾熱烈迴響,他說:「好多客家人在台北住了二、三十年都不敢講客家話,突然有機會大家可以講客家話、看客家戲,客家人那種看到什麼的感覺,不管戲演得好不好,都會說你最棒!」

也就是這樣的機會,讓他開始推動客家戲的復興。「榮興客家採茶劇團」也在一年後正式登記,鄭榮興強調:「從那時起,就可以看到戲曲中有『客家戲』三個字出現,當然這樣的出現不是一個人能力所及,一定是大家努力的結果,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但有一定的因緣際會。」也由於「慶美園」的經驗,整個劇團很快的就步上軌道,之後每年各地的文藝季或戲劇季表演,都可以看到「榮興」的身影。

在戒嚴時期,政府為了管理劇團這種很容易集會的活動,所以組劇團一定要申請,由縣市政府教育局和台灣省政府教育廳監督管理。解嚴後,監督功能淡化,但只要有演出,還是要向當地派出所登記,每年劇團也要向主管機關登記和蓋章,而政府主管機關每年也都會舉辦戲劇比賽,順便檢查一下劇團的狀況如何,不論以前的強迫出賽或後來的補助經費參賽,但為了劇團的許可證,不得不參加由省政府和縣市政府輪流舉辦的比賽。

苗栗地方劇團只有三團,為了節省經費,所以苗栗縣政府一向以輪流方式,讓三團分別代表苗栗參賽。其他兩家雖然也是客家劇團,但都叫歌劇團,七十九年輪到「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去比賽,鄭榮興比較調皮,他對苗栗縣政府承辦人員說:「沒有問題,我一定去幫你比。不過我的演出項目和你列的不合,因為你列的是歌仔戲,講的是台語,我這是客家戲,唱的是客家話,你要不要問清楚,不要等我演完了評審才說不一樣。」

據鄭榮興描述,承辦人員聽了都傻了,馬上打電話向省政府教育廳詢問,教育廳的承辦人員也被問傻了。當時苗栗地方記者聽到這樣的事,向他求證,鄭榮興就跟那記者說:「所有客家劇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講客家話,唯獨去參加比賽時要講台語,這樣台語一定講不好嘛!但為了蓋章,客家劇團只好這樣包容,去比賽時大家都亂唱,當然人家也會說你這水平很低。」就這樣,透過記者調查,還有省議員的幫忙,七十九年起,省教育廳就開始舉辦客家戲劇比賽。至今「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受邀至國內外各地演出,深獲好評,並於八十一年榮獲教育部頒發「民族藝術薪傳獎」。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創團以來,日子過得很快,一眨眼十幾年就過去。國內外不停的表演活動,也讓客家戲愈來愈有看頭,但演到後來觀眾卻也愈來愈挑剔。據鄭榮興回憶,有一次有位觀眾對他說:「鄭榮興,你的戲演得是蠻好看,但是演員太老。」

由於文化的斷層造成這樣的事實,讓鄭榮興又好氣又好笑。劇中十八歲的年輕小夥子讓五十八歲的人在演,的確是怪怪的,但演員太老沒辦法把他變年輕,以民間的力量又不可能擔任人才培養的大任。還好當時擔任總統府祕書長的吳伯雄全力支持,還在國家劇院表演時當場宣布:「像這種高水準的團,我們一定要支持他。」因此而得到文建會的重視,當時的主委鄭淑敏便以專案的方式,協助鄭榮興展開一連串的人才培訓計畫。

鄭榮興表示,八十六年開始在苗栗造橋的「客家戲曲學苑」培訓人才,第一批學生都已經在當老師了,所以現在客家戲已經可以看到老、中、青三代;另一方面,由於鄭榮興本身是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校長,經過立委協助,加上民族聲浪,從九十年起,學校也成立了客家戲劇科,未來客家戲劇的人才逐漸成熟,就可以到電視或地方文藝節目中擔任演出。

十年前,當有人問起鄭榮興有什麼展望時,他說:「那時真的不敢說有什麼展望,因為那批演員演到大家不想看,太老了,我們就收起來。但現在就有展望了,因為有年輕小朋友,客家的表演藝術以後一定會蓬勃,雖然不一定要演傳統戲,但所有演員,都熟悉舞台表演方式,並有深厚的傳統戲功底,就會有人要從事這個行業。」

鄭榮興也說:「客家戲對客家母語保存相當不錯,因為戲劇裡有不同水平的人物,有小丑、做官的、讀書人、小生、小旦、三八阿花,每個領域的人講的話不一樣,那是一個小型社會。那才能真正把語言保留完整,好的壞的都有,現在用正規教育來教客家話,就會被侷限,客家話之美美在哪裡?最美的就是不一樣的方式。站在政府推動母語的立場,最好能一致化,但一致之下,路就變窄了,原本每個地方的腔調多少都有不同,沒有理由說誰要照誰的,那是很自然的事。如果強制規定,表現上看起來很一致,但沒多久就會走入象牙塔,所以我認為以貼近生活的客家戲來推動母語,是最自然的方式。」

現在的客家戲,都已經過改良。因為以前看戲是從下午看到晚上,現在的觀眾坐不住,所以會把戲重新包裝過,分成十幾分鐘一段,看了可以會心一笑,那都是很生活化、戲謔的那種,要讓戲可以流傳,一定要跟現在結合,讓現在的觀眾可以接受。另外,透過不斷的創作,新的音樂和佈景,讓客家戲更有可看性,也都是「榮興客家採茶劇團」繼續努力的目標。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