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編輯部

內容

二十年前,台大人類學系出身的陳隆昊先生成立了專門出版與販售人文、社會學書籍的「唐山出版社」及「唐山書店」。在當時面臨整個時代大變革的動盪時期,胸懷著知識青年對人文、社會科學理論範疇深入探求的強烈渴望,陳隆昊以一介知識份子的良知,堅持出版與銷售冷僻書籍,如學術運動的人文書籍期刊、諸多得之不易的國內外經典以及音樂影像等文字和聲音。

「唐山」代表的是一種情感、記憶與歷史的文化,然而隨著時間的推進,這種反商業行為也漸漸必須面對出版業生態結構性的轉換。三年前便決定將唐山店面縮小;此外,過去較富特色的書系如《唐山論叢》、《研究與批判叢書》、《新馬克斯主義論叢》、《戰爭機器》等也暫停,而把出版重心放在教科書與較通俗的經典文學作品。這個過去在知識界頗富盛名的書店,似乎也將隨著店面縮小而光芒漸稀。

陳隆昊說,他印象中談論客家相關事務的書籍大約只有不到五百本,且多以學術性論叢為主,而民間出版品更是少之又少。以現實面來看,實際上買的人並不多,消費者百分之八十都是二十到二十八歲的大學或研究生,而且該類書籍的流通性本來就比較差,反倒是二○○一年出版,由邱彥貴與吳中杰合著的《台灣客家地圖》有不錯的銷售成績,他指出,該書是台灣第一本最有系統、最全面的客家通論,內容軟性、可讀性高並結合地圖與影像,適合一般社會大眾的閱讀習慣。

面對整個出版業的潮流和社會風氣的變遷,他認為旅遊書、圖畫書反較容易受到時下消費者的青睞。在唐山書店裡,他總不失一個文藝青年的儒人性格,只要是客家相關的論述,或者符合人文特質的書籍,陳隆昊一定會特別將之陳列在特別醒目的地方,並且舉辦新書發表會,以吸引眾多消費者的眼光。最近,唐山甚至開闢「唐山網站」,期利用全球資訊網跨越時空及地理限制的特性,將書店中的知識寶庫加值化,以促進資訊服務的展延。

小孩子才國小年紀的陳隆昊說,現在國中、小學生上學都在忙著上電腦課和英文課,對於身為客籍家長的他,平常也只能用客家話單字做生活上的交談,小孩子能學到的並不多,言下其實有點無措和無奈。他認為其實可以按人口的比例,不管是客家、閩南或原住民,只要居民比例超過百分之五十,教育單位都有責任開闢當地地方的母語教學,並且結合社區鄰里做社區母語學習,以如此方式保持地方傳統文化,可能才是最好的辦法。

以民間之力出版客家題材的書籍,不僅稿源有限,也牽涉到資本與市場萎靡的因素,經營出版事業二十年的陳隆昊認為著實不易。他也很欽佩曾彩金老師有系統的整理六堆三百年來的鄉土誌叢書,那種驚人的意志力和毅力,集結高、屏兩地兩百多名有志之士做系統式的田野調查,實在是客家文化界之福氣。像他計劃每個月都能夠出版一本客家書籍,惜因稿源及成本因素考量,終不能如願。

站在客家知識體系重要一環的出版業,陳隆昊不諱言的指出,有關客家方面的研究或通俗書籍仍然太少,而像學術性的研究、專書,他認為應該責成大學相關的出版社來出版;以近幾年在幾所大學才成立的客家研究中心來說,目前尚看不出研究論述的廣度與深度的累積,對於知識界而言,仍是需要持續的耕耘與關注。另外一方面,也可以多與大陸的客家研究學者多做學術上的比較研究,使得台灣本土的客家論述,可以得到相對性的成長和發現。

唐山,以一個讀書人的風骨成立,配合著台灣社會的劇烈轉變,新的政治、文化、性別論述,以及生態運動等等興起,除了繼續延續昔時的理想性情及低廉價格外,同時也朝向網際網路的發展步伐邁進,加強人文及社會科學圖書產品的完整性,期利用各種資訊媒體將唐山的訊息傳達到讀者手中,並在這個知識經濟產業生態中,持續扮演重要的角色。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