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張紜萍,福佬文字工作者

內容

根據客家委員會委員李坤錦調查,臺灣的詔安客家族群中,二崙、崙背地區的客家人除三、四十歲的中年人,年輕一輩連母語的生活語彙都不會使用,詔安的念謠、俚語等大都未保存,如不盡早做紀錄,詔安客語恐將消失。

在台灣的漳州移民史中,記載以詔安、平和、南靖三縣為最高。然而,漳州客屬由於在原鄉就和福佬人比鄰混居,互動密切,所以數百年來跟福佬人幾乎已融為一體,漳州客話逐漸退入家庭而致消失。現今只有在桃園大溪、大園、中壢、八德,南投中寮,花蓮吉安部分年長者的口中尚可聽到。

現今台灣最大一片漳州詔安客語區,係位於西螺西側的崙背、二崙鄉,但也不是全鄉都說客話。以崙背街坊而言,商家、夜市、年輕學子都說福佬語,而客語只有在廟宇、大樹下等傳統空間和老一輩人的對話中才聽得到。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社會結構性的變遷、傳媒效應和主要家族跟福佬通婚,致使下一代人的母語演變成福佬話。

新竹師院臺灣語言語文教育研究所羅肇錦教授表示,政府已把搶救崙背、二崙鄉的詔安文化列為第一要務,並將在當地舉辦文化活動,讓那些已經流失的客家族群重新認識自己的母語文化。

 

人文的種籽

根據雲林縣文化局表示,雲林過去被冠上「黑道的故鄉」惡名其實是拜媒體之所賜。近代地方歷史上的先人如:顏思齊先賢、鄭萃徘大學士、一代女傑方張氏、張覲光進士、許玉焜秀才、黃國樑舉人、蔡然標秀才、鄭芳春秀才、吳克明秀才、陳義順烈士、李萬居敢言先生等等,都是名留青史的好楷模。雲林因為社會的發展,人口流失嚴重,如同詔安客話般,目前都是縣府極為重視的問題。

況且,雲林縣內擁有三百年歷史的北港朝天宮,是國家評定的二級古蹟;三級古蹟「北港義民廟」;台灣十大最佳古厝之一「吳秀才宅邸」;一百八十多年歷史的國家三級古蹟「振文書院」;西螺七嵌「張廖氏」等,雲林在文化產業的耕耘其實不落人後。

近年來,崙背鄉西榮村一處廢耕農田更發現大批螢火蟲蹤跡,經台灣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派員到現場勘察,確定是陸生的台灣窗螢。地方及縣府有志之士正醞釀結合社區力量進行保育,以重建社區生態保育及社教觀光的雙重目標。

崛起基層的生命力

在不少異色的茶館充斥的崙背鄉街上,一股振興地方社區營造的年輕力量,正在鄉公所蔓延開來。這些人在年輕鄉長和秘書等人的號召下,有志一同地投入地方的基層行政工作,努力想改變向來被視為保守、官僚、暮氣的公所習氣,結合地方上有心投入改革事業的行政前輩與朋友,一步一腳印地準備突破崙背和雲林給世人的刻板印象。

他們初次接觸到社區總體營造的訊息和觀念,很快地體認到這個方向也許才是地方發展的前景,也是改造台灣社會形態的切入點。在鄉長的帶領下,甚至把鄉公所的自強活動轉型為社區營造研習營,試圖喚起行政人員和地方社區領袖的認同,為推動社區參與和環境改造工作凝聚共識。社區營造重新為他們帶來了推動的活力和衝勁。

雲林客家新生命行政院政務委員陳其南先生就形容,崙背鄉在全台三一九個鄉鎮中,就條件而言並無特別的突出,然而她最大的資源就在於人,在於熱情和理想。台灣像這樣的鄉鎮雖然不多,但畢竟還是找得到不少真正用心的人,和相當令人感動的經驗。

地方的角色,民間的力量以及社區社會的潛力,對許多人而言,可能覺得仍然不如在咖啡桌上縱論社會與政治的改革或運動。同樣出身雲林崙背的農家子弟,前行政院秘書長李應元就表示,以公部門的力量來推行客家文化的延續是可行的,諸如設立客家頻道、推廣客家語言研究、客家街特殊街景造街運動、設立客家子弟獎學金等,尊重社區的文化特性,使各社區成為客家文化最創新的櫥窗。

儘管不知道訴求的特定對象在那裡,操作的可能性在那裡?比較起來,崙背鄉這群年輕的「行政志士」,兩隻腳著實地踏在土地上,可能才是我們真正的希望所在。台灣的活力應該來自地方,台灣的面貌是像崙背這樣一個個地方和社區所綴成的。

「小上海」瑰寶布袋戲大師黃海岱

在不少異色的茶館充斥的崙背鄉街上,一股振興地方社區營造的年輕力量,正在鄉公所蔓延開來。這些人在年輕鄉長和秘書等人的號召下,有志一同地投入地方的基層行政工作,努力想改變向來被視為保守、官僚、暮氣的公所習氣,結合地方上有心投入改革事業的行政前輩與朋友,一步一腳印地準備突破崙背和雲林給世人的刻板印象。

他們初次接觸到社區總體營造的訊息和觀念,很快地體認到這個方向也許才是地方發展的前景,也是改造台灣社會形態的切入點。在鄉長的帶領下,甚至把鄉公所的自強活動轉型為社區營造研習營,試圖喚起行政人員和地方社區領袖的認同,為推動社區參與和環境改造工作凝聚共識。社區營造重新為他們帶來了推動的活力和衝勁。

雲林客家新生命行政院政務委員陳其南先生就形容,崙背鄉在全台三一九個鄉鎮中,就條件而言並無特別的突出,然而她最大的資源就在於人,在於熱情和理想。台灣像這樣的鄉鎮雖然不多,但畢竟還是找得到不少真正用心的人,和相當令人感動的經驗。

地方的角色,民間的力量以及社區社會的潛力,對許多人而言,可能覺得仍然不如在咖啡桌上縱論社會與政治的改革或運動。同樣出身雲林崙背的農家子弟,前行政院秘書長李應元就表示,以公部門的力量來推行客家文化的延續是可行的,諸如設立客家頻道、推廣客家語言研究、客家街特殊街景造街運動、設立客家子弟獎學金等,尊重社區的文化特性,使各社區成為客家文化最創新的櫥窗。

儘管不知道訴求的特定對象在那裡,操作的可能性在那裡?比較起來,崙背鄉這群年輕的「行政志士」,兩隻腳著實地踏在土地上,可能才是我們真正的希望所在。台灣的活力應該來自地方,台灣的面貌是像崙背這樣一個個地方和社區所綴成的。

用詔安母語演布袋戲

雲林縣崙背隆興閣掌中劇團團長廖昭堂,從小耳濡目染,十七歲就能獨當一面,十八歲時在台南鹽水「伽藍廟」前廣場,曾創下下千人看戲的紀錄,此後就和布袋戲結下不解之緣。

廖昭堂在意識到自己的客家身分後,開始致力於客家文化推動與保存,便以詔安話演出該團獨家戲碼「五爪金鷹」布袋戲,再添加一些客家俚語,並搭設大尺寸布景、各種機關變景爆破,配合電視木偶,使觀眾耳目一新,讓年輕的一代觸發對自己母語的認識。廖昭堂表示,雲林縣崙背及二崙詔安客家是來自大陸詔安縣官坡鄉,身為詔安客族後裔,看到年輕一代多不會說詔安母語,是一種對文化根源深層的感觸。為了要讓更多人認識詔安文化,他會繼續以詔安客語演出布袋戲。

廖昭堂常受文化局之邀,擔任鄉土課的講師,積極推廣傳統藝術,於校園成立布袋戲社、開辦布袋戲研習營,讓布袋戲紮根校園及社區。榮獲九十年度國家扶植演藝團隊,並且首創以客家話演出布袋戲,為客語布袋戲的傳承,貢獻心力。今年宜蘭的綠色博覽會以及客委會的福佬文化節,都能看到廖團長精湛的演出。

社區希望聯盟

民國八十七年,有感於前一年縣市長選戰各縣長候選人的文化政見乏善可陳,組織成員遂提出了「舊庄頭/新故鄉/文化宣言」,並邀請候選人來背書,由前文建會副主委陳其南做見證人。十月組成了「雲林縣社區希望聯盟」,他們決定要發出自己的聲音。

但希望聯盟的成員心裡卻很清楚,這份宣言的意義,與其說是改變主政者的觀念,還不如說是促成了地方上關心雲林縣未來文化發展的人士結合在一起,共同進一步思考如何讓民間草根力量與公部門互動、對話。

為了喚起民眾的參與以及理念的推廣,「雲林縣社區希望聯盟協進會」由創會理事長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林崇熙,與包括多位雲科大的老師、地方文史工作者及村里長等社區工作者,舉辦了一系列研習會與「雲林社區希望學堂」,不定期在各鄉鎮舉辦座談及演講。同時,聯盟並進一步提出「雲林縣文化行動綱領」送交縣府相關單位,促成雲林縣文化局召開「九十年度加強地方文化藝術發展計劃」,首次集合縣內文史及社區工作者參與文化預算的編列。

聯盟的成員像原本從事養豬事業的楊永雄、崙背鄉公立托兒所所長廖坤猛、陶藝家李日存,在社區工作實踐裡尋找生命的意義的社區文史工作,被稱為「三劍客」;淡江建築研究所畢業的高瑞陽,在受希望聯盟感召下,返鄉投入社區再造的工作;在雲林縣從事社區工作相當資深的「大姊大」陶慧芳,也把重心從北港移到希望聯盟;虎尾巴文史工作室負責人楊彥騏等等,都是堅強的支柱。前雲林縣文化局長邱洋浩就不諱言表示:「希望聯盟不但為雲林的社區工作注入一股新的活力,也可說是目前雲林縣內最專業、最重要的壓力團體。」聯盟所發揮的功能,不管是在資源整合或輿論監督方面,確實讓許多其他縣市的文史及社區工作者忍不住羨慕起來,甚至對這樣一個具有「合縱連橫」性質的團體到底是如何運作,充滿了好奇。

事實上,許多聯盟成員都有因為堅持理念勇於拒絕公部門誘惑的經驗,再加上聯盟的成員有極大部分是雲科大的老師,學者的專業、操守及就事論事的治學精神,相當程度讓聯盟保有內部公開討論的民主機制,而絕大多數的社區及文史工作者,也都保有社會運動的純真性格及對文化理念的堅持。

後記

雲林,曾經是文化赤貧之地。但是在仔細深入發覺後,卻又讓人驚覺筆者對地方事務的膚淺。走一趟雲林滿眼盡是果樹、農作、檳榔西施與六輕,而文化生根的腳步卻在多位地方人士的熱心及灌溉下徐徐茁壯。就連遠居台北的客委會,也早已以不同程度的專案補助,下鄉協助國小、文史協會、社區大學等單位,推動詔安客語免費教學與詔安客語基本教材。

走寫至此,不覺魚肚白天色漸亮,心中熊熊的火焰似正燃起,身體並不覺得疲憊。我知道,烙印在血脈的客家情懷,永遠不會磨滅,除非我們先放棄了自己。突然想起客委會葉主委第一次見面對我問的一個問題:「你是幾歲開始對客家事務發生感動的哪?」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