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劉楷南,資深媒體工作者

內容

菸城—美濃

綠油油的景致是美濃經年不變的風景,縱橫的阡陌間一幢幢高聳的菸樓,鎖著美濃人的另一種記憶。一九三九年美濃種下第一株菸草,從此,美濃人以勤奮不怕苦的精神,在台灣的菸葉市場獨領風騷。全盛時期,鎮內每四戶人家就有一家人種菸葉,美濃菸葉種植面積佔全台之冠。

民國七○年代,美濃菸農年收入可達三十五萬元,而當時公務員年收入不過二十餘萬。菸葉帶來美濃半世紀的富裕,但是今年在政府加入WTO之後,菸酒公賣局結束與菸農的契作,菸葉的黃金時期也將隨之結束。但近半世紀以來,菸葉在台灣土地上形塑成的一個菸城印象—美濃,她的容貌是否溶入全球化的滾滾煙塵?還是能浴火重生地展現另種新生?

二○○二年第一個周末,高雄美濃的菸農古盛良和妻子古宋光枝,一大清早便在菸田忙著採菸葉。今天是輪到他們家做交工小組主人的日子,要提早在菸田中開一條便道,好讓工作的鐵牛車可以通行。這工作做了四十年,今年做起來特別感慨,因為這是和公賣局契作的最後一年;過去因為菸草專賣制度而作的種植許可與保障收購制在前幾天政府加入WTO後便取消了,明年如果沒有菸商來收購,就真的要和這片父親留下的菸田說再見了……。

 

每四戶就有一戶菸農

一九三九年,美濃成立「美濃買菸場」(後改為美濃菸葉輔導區),自此菸葉栽種在美濃落地生根。在光復第二年,美濃有一七七戶種菸人家,面積約二三四公頃,到了民國四十六年,已有一○一七戶,面積達一三四二公頃之多,十年之間成長六倍;到了民國六十五年,全鎮菸戶有一七九一戶,面積達到二三○○餘公頃,佔全鎮可耕土地面積六成,全鎮每四戶人家即有一戶是菸農,創下美濃菸葉史上的黃金紀錄。

菸葉為美濃帶來可觀的財富,在民國六十五年,公務員每月薪水約六千元,年收入約六萬八千元,而當時一甲水稻年收入約計九萬元,而一甲菸葉年收入約為十三萬元。菸葉為美濃創造了經濟奇蹟,在民國七十年時,美濃全鎮總歲出約五千萬元左右,但是全鎮菸農總收入即有五億六千萬元,高達十一倍之多,加上專賣制度下的契作保障,少了市場風險,就這樣,菸葉半世紀來成為美濃的經濟命脈。

古盛良穿梭在比人高的菸葉中,今年因為公賣局規定延後採收,今年的菸葉長得比往年都肥厚。古家交工小組的人陸續地來到菸田,因為現在大家都抽不出工,很多人都是花錢雇工人了,像古家這十八名親友和左鄰右舍組成的交工小組,已是鎮上少見了。

「交工」是換工的意思,過去菸草在種植、收割、燻烤的時候,所需的勞動力相當龐大以及密集,於是在美濃便發展出來「交工小組」這樣的換工組合。通常由四到六戶人家,每戶出三個人,今天大家一起收甲的田,明天換收乙的田,直到大家的菸田全部收割完畢。在鐵牛車轟隆巨響的馬達聲中,頭綁花巾的交工小組賣力地把豐碩的菸葉從植株上採下,葉片折下時「叭」「叭」「叭」清脆的聲音,動人地響在冬日南台灣的艷陽下。

對於不可知的未來,美濃地區菸農沒有太大的抗議。從八十五年起,公賣局以每公頃一○五萬元代價買回契作許可,逐年降低菸作面積,到了二○○一年,台灣正式加入WTO前夕,美濃地區只剩下六百公頃左右的契作菸田。在這之後,公賣局便正式結束達半世紀的保障收購,雖然菸葉收入不如從前,但是一分地四十萬元的收入比起種水稻的三萬元收入,仍相對可觀。

對於未來可能的社會衝擊,在美濃從事菸葉文化研究已七年的洪馨蘭說:「基本上這樣一個勞力密集產業本來就走入黃昏,大多數的菸農都是老人,所謂的永續發展在這裡只到他們這一代罷了,因為並沒有年輕人願意來承襲祖業;而菸葉保障收購制度帶給美濃半世紀的小富,雖然這些財富有太多是自我剝削勞力而來,但是這樣的保障相對其他產業如水稻、香蕉或是任何一種產業,其實已經很優渥。更何況,在台灣誰聽過那一種行業你不做了,還要花錢買回你的工作權—我指的是種植許可證的買回。」

農地大量流失

大家口中的阿蘭妹最後提一個令人訝異的訊息:「對美濃的衝擊,我看WTO不會比農發條例大,你沒看最近美濃山腳下多了那樣多的美麗別墅,那是農發條例實施後,土地只要二分半就可分割出售,所以來了很多所謂的新美濃人,大量農地流失和這些對本地缺乏認同感的外來客引發的文化衝擊,更值得令人深思。」

對於菸農的未來,美濃唯一的菸農組織—菸葉促進社,和農會有很大的重疊性。因為過去一直扮演政治性功能角色,這次因應對策也尚在混沌之中,只約略表示要和菸商聯繫,未來仍以契作方式收購,大多數農民也都存著再看看的心理;畢竟,過去半世紀的祖業,是大多數客家人心中最難割捨的。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