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鄭榮興,國立台灣戲專校校長

內容

採茶戲,在台灣族群生態中,特指客家人之戲劇表演。此乃因客家人多居住於丘陵地帶,從事之工作與種茶、採茶有關;並因族群文化特性,發展出與「茶」之特殊關係(在台灣從事種茶工作者,除客家人外,尚有福佬人、原住民,但與「茶」關係緊密,並將「茶」融入族群音樂文化者,僅客家族群)。

以戲劇形式及發展階段而言,台灣之採茶戲可分二類:一是屬小戲的三腳採茶戲;另一為飾演角色眾多、表演複雜劇情、俗稱「改良戲」的大戲。

 

三腳採茶戲

此齣戲由一丑、二旦飾演茶郎張三郎採茶、賣茶的故事,並因此而得名。此劇劇情、唱腔固定。故事分為數段,包括《上山採茶》、《送郎》、《綁傘尾》、《糶酒》、《勸郎怪姐》、《接哥》、《盤茶》、《十送金釵》、《盤賭》、《桃花過渡》等數小段。

其表演型態為落地掃,演員在廟前、民宅之禾埕或茶工廠等地之廣場進行表演,以說白、唱腔鋪陳劇情,並加入簡單的歌舞動作。此種表演方式及內容,深受早期來台客家族群之喜愛。

從三腳採茶戲之相關傳說及劇情故事看來,應是先民自大陸移墾入台灣時自大陸傳入,或移墾時期在台灣產生的歌舞小戲,屬於清中末之產物。對台灣客家族群而言,此戲劇是相當傳統且珍貴之戲曲文化資產。

改良戲

此齣戲為民國後受時代環境及外來劇種影響下,形成之新劇種。由於僅由一劇目組成的三腳採茶戲,已不能滿足觀眾娛樂之需求與廟會供需,藝人紛紛學習、吸收客家山歌及外來劇種之音樂、劇目、表演方式。此時,客家地區之迎神廟會活動中,亂彈及四平戲是野台戲之主力,故亂彈、四平戲即成為客家大戲學習模仿之對象。

另在戲班演員與外江戲演員交流及時間蘊含下,漸漸發展成為演員人數眾多、講究舞台表演,包括音樂、科介、服裝、砌末、化妝等多項藝術的綜合表演。此大戲由於係經改造,一般稱為「改良戲」,以與傳統之三腳採茶戲區別;又因此種大戲,係三腳採茶戲之基礎蛻變而成,但演員腳色已超過三人,故一般亦捨「三腳」二字,而稱其為「採茶戲」或「打採茶」,儘管其演出劇目已與採茶故事無關。改良戲在發展成大戲的過程中,吸收了流行於本地其它劇種的音樂成份,包括亂彈、四平、外江戲(海派京劇)等。

除音樂呈現多樣化外,表演程式上亦未具固定性。如劇情結構無固定本事,演員僅依故事綱要敷演之;或如表演過程中,身段、唱腔、口白之連接未程式化。亦即受劇目、演員養成訓練及演出場合的不同,演員具有相當大的彈性空間可靈活、自由發揮,相同劇目、相同演員,在不同時空表演所呈現之結果不盡一致。

換言之,形式已發展為大戲的改良戲,其音樂進行、表演過程仍未形成固定性、程式化。如將改良戲與經歷長時期發展、孕育的成熟劇種相較,改良戲之未具程式性,及劇目、表演型式與台灣其他成熟戲劇多有雷同之處的現象觀之,其未套死、未定型的表演藝術特性,似乎與其仍屬於發展中的劇種有關。

改良戲雖屬發展中之劇種,但它卻是客家戲劇的表演形式之一,且確為在臺灣形成、發展、生根的客家大戲,並曾深入客家族群,成為休閒生活及廟會慶典不可或缺之藝術型態之一。

台灣之客家戲劇如上所述有小戲和大戲二類,其與「採茶戲」一辭之關係,可從二方面觀之。就廣義而言,「採茶戲」為客家族群之戲劇,包括了三腳採茶戲和改良戲二類;狹義言之,一般口語上稱小戲為「三腳採茶戲」,稱大戲為「改良戲」或「採茶戲」。

從採茶戲的演變來看,其與社會大眾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聯結關係。這種聯結關係也牽涉著採茶戲的劇運發展,如戲園中演出的改良戲在娛樂消費與商業包裝下,是戲劇活力最充沛的時期;野台演出酬神戲,在社會上扮演宗教性角色,使改良戲在退出主流娛樂圈後,還能有一個演出場域;三腳採茶戲則以其靈活性,在鄉野間扮演賣藝兼賣葯的角色。

在傳統藝術的保存與傳習呼聲下,採茶戲究竟如何該以何種形式呈現在現代社會,才能找到一個適切的位置,是應思考的課題。

就現況來說,現存於桃、竹、苗的客家改良戲班約有十多班,都得依賴野台戲來支撐。隨著社會變遷及景氣因素,酬神戲的演出機會也日益縮減,許多戲班面臨無以為繼的窘境,只能降低成本以求得戲路。然而,惡性循環下戲劇品質就每況愈下。現有藝人在有限資源下生存已不容易,更遑論傳習工作。

真正有能力從事傳習工作的只有兩種模式:其一是受政府單位委託,取得經費來擔負各項支出,如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受文建會委託,執行「客家戲曲表演人才培訓計劃」;另一種,則是家族營業的模式,亦即藝人後代願意投入習藝,但由於不能像明華園一般有廣大市場做為支持,因而也得囿於狹窄資源下削價競爭。

行政院文建會委辦的「客家戲曲表演人才培訓計劃」已進入第四年,也培育了一批客家採茶戲的新秀,並於台灣省八十八年度客家藝術季以「榮興客家青年劇團」之名,有獨當一面的演出。除此之外,一貫制的「客家戲劇科」也已於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正式成立。如此,將能培育出更多人才,使這個從前在戲劇領域被忽略的劇種,也能進入學院的殿堂。客家採茶戲的傳習現況似乎勾勒了一幅願景。

在傳習的工作已無怨無悔的付出後,或許該為客家戲劇在現代社會中,找到一個適切的位置,以開發新的觀眾群,而非只有廟台前零零落落的老戲迷。只有戲台前能再召回各年齡層的觀眾群,傳習的結果才得以實踐。至於該從學校教育、社會教育、文化意識、休閒消費等何種面向著手,則是一項根本的基礎工程,有賴政府各部門跨部會的默契與努力,客家採茶戲才能以嶄新面貌重生於社會。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