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黃碧霜,國小老師

內容

從參加「客家戲曲」班看客語的復甦

我是一個閩南人,從小在閩南家庭長大,而後嫁給客家人成為客家媳婦。在家裡,客語除了是主要的溝通工具外,還有常聽到先生在洗澡時老是哼唱客家山歌,看他樂在其中,也教我一些客家山歌以外,並沒有特別不同的生活改變。

前年陪著先生一起去觀賞一齣客家大戲「花燈姻緣」,看著台上嘹亮的山歌唱腔及優雅的演員身段,深深為其所吸引,而後在先生的鼓勵下,一起報名參加了台北市社教館所開設的「客家戲曲」班。一年半以來,在老師的指導下,深深感受到客家戲優美而豐富之內涵。尤其是山歌腔及採茶腔有其重要的含意,讓我體會客家山歌不僅為客家文化精華中的一部份,也是客家大戲中不可或缺的。

客家山歌採茶腔及山歌腔之演唱和客家和客家話聲調有密切之關係。眾所週知,客家話有六個聲調(海陸腔有七個聲調,而唱山歌以四縣腔為主,有六個聲調),而唱客家山歌時其聲調相對、高低不變,只是在哼唱時拉長尾韻,使之形成優美的曲調,悅耳動聽實乃天籟。

客家山歌歌詞係延續古詩之遺韻。唐詩、七言絕句在平仄上有非常嚴謹的佈局,押韻上也有韻書之限制,而客家山歌乃民間通俗文學,其在平仄、押韻上雖無嚴格之限制,但也有一定的規律。在平仄上雖沒有限制每一句中各字之平仄,但每句句末之平仄則和古詩、七言絕句相同;此外,在押韻方面,雖然和古詩所規定之韻書無關,但其所用押韻則按客家話本身之韻作準則,所以實屬大同小異。由此可知,歌詞雖屬民間通俗文學,但卻延續古詩之遺韻。

山歌腔及採茶腔因曲樂須配合詞的聲調,所以歌詞清晰可辨、而且用民間俗俚來作詞,使老幼婦孺皆能識其文辨其意,此實乃早期客家山歌能在民間如此蓬勃發展之原因。客家山歌之腔調式樣多,俗稱九腔十八調。如老山歌、山歌仔、平板、送金釵、初一朝、打海棠、鬧上更及客種小調。

歌唱及演奏方式變化多端,表現出客家山歌的趣味性。對一般人而言,因受到學校教育或者說是西方音樂教育之影響,對於一般歌曲之演唱方式係採固定樂曲、固定歌詞;但客家山歌之演唱不但可任意加字、疊字,山歌之演唱作韻亦可即興變化,前奏及間奏亦可有多種演奏變化。想到早期客家戲演唱及演奏之藝人能在如此多變之唱奏配合中有條不紊即興地一路唱下來,其功力之深實在令人激賞。

綜合上述幾點,客家山歌之可貴在於保留了漢族音樂文化及民間通俗文學。

另外,「身段之美」是傳統戲劇的特色之一,手、腳、頭、身、眼及道具之運用皆有學問;生、旦、淨、丑各有不同,其間之配合更是複雜,客家大戲亦同。我們班上有幸由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身段專業老師劉麗株小姐指導,剛開始上課時,蘭花指、蘭花掌、雲手、拉山、點步、小旦步、花旦步、雲步、磋步、鷂子翻身等經常搞得大家暈頭轉向,在劉老師不厭其煩的一再示範、指導之下,學員們終能抓住要領,使大家獲益匪淺,老師果然名不虛傳。

在唱腔方面,是由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校長鄭榮興博士及客家戲名丑曾先枝老師指導。由於老師有豐富的舞台及前後場經驗,使學員們在客家山歌唱腔方面精進不少。

至於班上學員也是臥虎藏龍,在這一年半來,這個班給了我深入認識客家山歌文化及戲劇文化之機會,有理論及經驗均非常豐富的指導老師,又有那麼多互相扶持的同學,我一定會好好珍惜這個學習機會,也期盼更多有緣人和我們一起歡喜上台。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