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鄭榮興,國立台灣戲專校長

內容

客家八音之簡介

在音樂史的樂器分類上,「八音」是指金、石、絲、竹、匏、土、革、木等八種聲音。客族由中原地區不斷遷徒至廣東梅縣等縣份,因走過的地方多,客家人便不斷的吸收各地的民間音樂,再加上自己原有的風格,逐漸演變成一種特殊的曲調,即稱之為「客家八音」。

「客家八音」最重要的功能是宴饗、迎賓與祭祀。而演奏的形態則分為「鼓吹」與「弦索」兩種,主要樂器是嗩吶。其中「鼓吹」又稱為「吹場」,乃以嗩吶為主,鑼鼓為輔。其演奏的曲目大部分是傳統曲牌,以北管曲牌居多,小部分南管及其他地方音樂的曲牌。「弦索」也分為兩類,一為絲竹樂器合奏,多用於典禮場合,演奏內容多為唱腔、民間小曲等;另一則以嗩吶為主,絲竹樂器為輔,演奏內容大部分是民間小曲、傳統大曲、表現唱腔模擬、亂彈福路戲、西路戲、客家採茶戲及歌仔戲等。

「客家八音」的樂曲,大多是口傳心授的,曲譜只是幫助學生學習及記憶,譜的記載非常簡單,稱為「骨譜」,即骨幹的意思。而實際上演奏出來的音樂,除了「板數」與曲譜相同外,音符的表現則憑藝人本身的才華,高明的藝人會從簡單的樂譜中作變奏、加花,創出自己的風格。

 

客家八音之傳承

自民國八十一年起至八十五年止,苗栗縣立文化中心(今苗栗縣文化局)辦理過一系列的「客家八音研習班」,當時曾光雄主任邀集客家八音界資深藝師郭鑫桂(歿)、鄭水火、謝顯魁、王順能等人與筆者一起擔任指導老師,而學員多為社會人士。其中多位學員現已加入民間「子弟班」當樂師或至國民小學擔任八音研習活動的指導老師。

以短期研習班方式並無法傳承與保存較專業的技藝,但若想期待學校正規教育系統來達成專業訓練,卻由於學校設立科系過程繁瑣,曠日費時,而傳統音樂的保存與傳承又是迫不及待的任務,恐怕緩不濟急。所以有關單位就想了一個變通的辦法,即所謂「傳習案」的方式:通常是由傳藝中心透過企劃,以專案補助的方式,邀請專業人士,公開招生以進行數月到數年的人才培育。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籌備處(今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自民國八十八年十月開始,委託苗栗縣文化中心(今苗栗縣文化局)辦理「傳統客家八音傳習計畫」,至八十九年十二月止,為期共計十四個月,除宣傳招生工作時程(兩個月份),其餘十二個月,教學課程安排樂器基礎教學、傳統音樂理論課程,以及客家傳統八音之經典樂曲演奏學習。所執行項目及內容,以客家傳統八音音樂的傳習工作為主,進行八音表演藝術與技藝傳承工作,進而推廣發揚此項民俗技藝。

傳習學員經公開招考後,採取每週定期上課之連續性傳習課程。課程內容,則根據事前擬定之規劃以及學習組別,依性質之不同及曲目難易程度,分別有一般理論課程、基本技藝訓練、經典曲目傳習、實習演出等四類。每一大類之下,依個人演藝程度區分初級、晉級兩組,又分別施予不同之相關曲目訓練課程。

指導老師則邀請本縣極負盛名之客家八音資深前輩鄭水火、謝顯魁與黃月雲等三人,擔任教學指導工作,同時邀請專家學者共同參與討論,以更專業的課程設計規劃執行內容。課程執行期間,為求藝生與教師之間在學習上得到事半功倍之效,除以幾位客家八音表演資深前輩為主要教師之外,並安排助理擔任授課助教,同時並編寫教材,提供教師以及藝生作為課程執行之輔助工具。同時,為求教學上的確實分工,每班均再依照個人所學之專長樂器,進行分組,由指導藝師三人分別指導。

 

客家八音之期盼

以文化扎根的久遠性觀點來看,關於客家八音的傳承工作--「傳統客家八音傳習計畫」將可以在一個良好的起點上,建立出一個全新的階段,並在這一個新階段之中,更進一步的發展出一個積極正面且可長可久的客族文化藝術發展環境,使得客家傳統文化於今天台灣的本土環境之中,得以建立屬於族群藝術的獨特地位。

台灣客家八音是珍貴的本土文化資源之一,在傳藝中心「傳統客家八音傳習計畫」的努力下,所培訓的客家八音新血都有不錯的成績,藝生們在藝師殷殷教誨之下,如今都有相當程度的演出實力,具備擔綱演出的能力,也受到學者專家及大眾的肯定,這是我們所樂意見到的。

但是,文化傳承工作是必須不斷地持續進行,若出現了斷層而沒有年輕的後生來接續,傳統戲曲藝術就將隨著老藝師的凋零而失傳。而傳藝中心的「傳統客家八音傳習計畫」已在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底結束,筆者十分不願見到客家戲曲藝術的傳承,隨著培育計畫的結束而停頓,期望相關單位能夠繼續推動此項文化傳承,以專案或續辦的方式,繼續推行培育年輕一輩的新人,來承傳優質的傳統戲曲藝術,為後代子孫保存珍貴的本土文化資源。更期待本土藝術文化的承傳與發揚工作,在「傳統客家八音傳習計畫」之外,能有更多的人士、單位來參與類似的培育活動,一同推動本土藝術文化薪傳。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