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張世賢,國立故宮博物院科技室主任

內容

第一部描述客家早期台灣人如何艱苦拓荒的連續劇《寒夜》,前一陣子在公視播出了二十集,身為客家後裔的筆者雖然未能全程觀賞,卻也幾度不禁鼻腔酸楚而眼含淚光,因為內心真是受到了感動。

 

《寒夜》還原客家人

解嚴後爭相以聲色犬馬吸引大眾的傳播媒體,早已使得台灣的世道人心日趨下流,幾乎每天都滿檔報導血腥、桃色、暴力等社會新聞,令人懷疑這就是我們生命所寄的世間,更擔心子女將來如何在這樣的環境裡生存。好不容易等到一部闡揚生命真義的文學作品被搬上銀幕,筆者才發現台灣尚有一股可予寄望的清流,可以開始運用傳播力量來導正這個社會。

劇中的番仔林伯公廟在政治、經濟、人數上都明顯相對弱勢的台灣客家人,習於隱藏自己的族群歸屬,社會大眾對客家人的印象相當分歧,其間或有負面的評價。《寒夜》則終於還原了大部分客家人原有的面貌,尤其是目前台灣社會迅速流失的勤儉、樸實、硬頸的特質。看了這些劇情會被感動,主要是因為它演活了客家人的硬頸而心有戚戚,也因為公視願意製播這樣的節目,並且獲得了積極的回應,讓台灣社會重拾一面丟棄已久的鏡子,有機會開始觀照反省。

 

硬頸客家女性更具代表

一般提到客家人就聯想到「硬頸」,但所謂硬頸的意義則眾說紛紜、正負都有。筆者雖未拜讀《寒夜》,但看了節目呈現的劇情後,發現它呈現的正是客家人一直以來的硬頸精神。客家人不只男性硬頸,女性更勝一籌。在千百年流離遷徙的過程中,在艱難無比的生存環境下,客家女性除了赤足參與勞動,還須操持內外家務,辛苦絕不下於男人;而在自古就重男輕女的社會裡,女性又要比男性忍受更多心靈上的痛苦煎熬,尤其在盛行童養媳習俗的地方。

《寒夜》裡的客家女性大多十分硬頸,都表現了強韌的生命力。童養媳燈妹看似柔弱,但她們的認命、堅毅、守份和理智,卻也是十足的硬頸。有了這類女性默默的撐持,客家族群才可能在歷盡艱險後仍然屹立不搖,並繁衍延續。

 

硬頸特質是重振客家文化的根本

寒劇中的主角彭阿強沉默苦幹、穩如泰山,是客家男性硬頸的典型。他平日除了帶領全家墾荒拓土,從容應付天災、疾疫的肆虐,耐心處理與原住民間的衝突外,還要面對土豪劣紳的壓榨欺凌。彭阿強深惡痛絕官紳勾結形成的惡勢力,決心堅持原則、據理力爭,與其周旋到底,最後甚至不惜犧牲自己以挽救全村,這是具備硬頸性格者才可能做到的。客家先人文天祥的抗元、袁崇煥的抗清、孫中山的革命等等,都是歷史上驚天動地的硬頸事蹟。1895年清廷割台之後,在廣大山區率領義軍抵擋日本佔據台灣的吳湯興、姜秀鑾、羅福星等人,也都是異常硬頸的客家人。

「硬頸」易被誤解為固執、不講理、無法溝通或像暴虎馮河式的莽撞,但真正的硬頸應是像《寒夜》所詮釋的樸實正直、沉穩內斂、吃苦耐勞、堅持原則、關照全局、勇於承擔,是清代遷移台灣山區墾拓的客家人普遍具有的品性,是目前台灣住民最需要恢復的寶貴特質。

我們盼望電視銀幕少些靈異、暴力和色情,多多製播類似《寒夜》的節目,積極闡揚人性的光輝,讓整個社會向上提昇,讓國家不必虛耗資源在因向下沉淪而採取的種種善後措施上。當然最重要的,是能夠讓客家族群因為發揚了真正的硬頸精神而重拾自信,而得以在臺灣綿延不絕。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