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羅烈師,大窩口工作室

內容

各種形式的客家文化節,近十年來,在臺灣各縣市鄉鎮如雨後春筍般舉辦著。然而我思考著,我們如何才能使客家居民,在活動中所展現的生命力源源不絕呢?

我認為,關鍵就在於『社區意識』。

 

湖口老街發新芽

我們剝開這些客家文化節人潮洶湧、熱鬧非凡的表層後,看到的底層是各級政府文化單位的經費支應與隨人潮而來的商機,湖口老街就是一個十分典型的例子。

新竹縣紅毛港溪上游有個老市鎮,舊名大湖口街,後因中游新市鎮崛起而沒落,乃改稱湖口老街。雖然建築未及百年,但是風格獨特且保留完整,又承載了兩百多年來客家在北臺灣拓墾、定居及經商的歷史,因此頗受注目。中央政府於是投入預算整修老街,並於民國八十九年(西元二○○○年)完成第一期工程。

為了慶祝「老街活化」,居民舉辦「龍騰花鼓老街情」活動,由在地團隊「大窩口工作室」企劃,行政院文建會、新竹縣政府、新竹縣議會及湖口鄉公所支應經費,活動內容包含老街三元宮三官大帝水官聖誕千秋祭典、土地公聖誕祭典、老街巡禮、老街文物展及客家食福,是臺灣十分典型且具獨特意義的客家文化節活動。

 

廟會是社區活力的動能

所謂典型,指的是活動受到政府機構經費的支持、吸引大批外地人潮、嘉年華式活動;所謂獨特意義,指的是活動配合社區年度生活脈動──社區主祀神祭典,社區居民非商業性主動參與。而後者這一獨特的意義,正是本文的重點:『社區意識』。

傳統社區生活其實有其自身的脈動,信仰三官大帝的湖口老街周邊社區,依據天官、地官及水官的誕辰,於每年上元(元月十五日)、中元(七月十五日)及下元(十月十五日),以輪值的方式動員社區內的人力與物力,規律地請求神明賜福、消災及解厄。再加上正月的媽祖進香與遊庄,以及八月初一的慶讚中元,使得社區居民組成一道相當密實的人際網絡,也因此週而復始地強化了社區意識。

 

政府扮演喚醒者角色

社區意識在臺灣其實歷史悠久,我們從各社區主廟建築樂捐名單的石碑上,就可以清楚地解讀出來;然而國家統治權力日漸高漲之後,伴隨著商品經濟對傳統社區的衝擊,社區意識便逐漸沒落。於是社區失去了對其自身的反思能力,最終反而需要國家機器扮演喚醒者的角色。雖然十分弔詭,卻也是有些無奈的事實。

近十餘年來文建會所推動所謂「社區總體營造」概念及計畫,可謂恰如其分地扮演了喚醒者的角色,我們也確實看到了各式各樣以社區為關懷的團隊出現,藉由政府預算之支應,舉辦了許多文化節活動。

 

結合社區的生命力

然而,社區意識是否真的已經覺醒?一旦政府預算停止支應之後,還有多少社區團隊能繼續運作?社區還有能力繼續舉辦這些所謂「客家文化節」之類的活動嗎?以作者的觀察,情況其實並不樂觀。那麼,客家文化傳承活動的下一步要何去何從呢?

對傳統社區而言,客家文化節應該與廟會密切的結合,與社區本身的脈動合而為一;社區團隊也應該與傳統的人群結合方式合流。透過社區已經存在的人際關係網絡,自然可以動員到足夠的人力、物力、與財力。如此,一方面可以將政府預算更合理地使用,一方面更可以做社區意識覺醒。歸結來看,就回到社區生活本身的脈動吧!

總之,當政治與商業強大的力量善盡其「產婆」的本份之後,社區才會真正出現一種自我省思的意識、群體自發性動員行為,與凝聚文化的力量,這才是社區源源不絕的生命力之所繫。(編按:本文所謂「客家文化節」泛指臺灣各個客家社區或社團,以「客家文化」之類主題,所舉辦的節慶活動。)

 

作者小檔案

羅烈師先生目前任教於國立新竹高商,並為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曾發表過《大湖口歷史人類學研究》、《臺灣竹塹地區客家社會之形成》、《跨區域跨學科客家社會文化比較研究》等研究論述;希望對老家湖口做更深入的研究,並以學理來研究新竹老湖口繁華的過去,對客家人開發史有更深入的了解。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