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博勵,永和社教站客語研習班講師

內容

前台北大稻埕徐外科醫院的院長徐傍興博士,推展美和中學的棒球隊花非常多的心血,他的球隊曾經拿過好幾次世界青少棒與青棒的冠軍,為國家爭取莫大的光榮。曾紀恩先生、李瑞麟先生就曾是美和棒球隊有名的客家籍教練,最近聽到前時報鷹棒球隊的總教練李瑞麟先生因癌症過世,實在是國家棒球界的一大損失。

故徐傍興先生推展客家運動最為努力,在他過世後,有非常多懷念他的學者,如邱榮舉教授等,將徐傍興博士尊稱為台灣客家之父。徐博士的長公子徐旦鄰先生,對客家事務也非常熱心,不過六、七年前得到糖尿病而引起肌肉委縮症,現在在美國治病,大家非常希望他可以儘快恢復健康,回來台灣。

有一次有十多位客家鄉親去甘州街的徐綜合醫院討論客家事務,徐旦鄰先生說我們客家人應該要學習法國人的自主精神,法國人的民族意識與自尊心非常強,在拿破崙時代為了要打贏義大利,必須攀過ALPS山(阿爾卑斯山),每一個法國軍隊都非常疲憊,那還有心情打仗,不過經過軍中一位優秀的軍官帶頭唱愛國歌曲之後,所有法國軍人的精神突然間又振作起來,沒多久就爬過高山打到義大利去。

談到歌曲方面,就讓人想到客家傑出的作曲家,數年前因車禍過世的客家名作曲家涂敏恒先生,他雖然比語言學者涂春景先生年紀大,不過卻是涂春景先生的侄子;數年前台北市苗栗縣同鄉會曾經表揚涂敏恒先生,是客家界最優秀的作曲家,目前客家界大家比喻為客家「國歌」的“客家本色”就是涂敏恒先生的代表作品。他因來來回回教唱客家歌而過於勞累,不幸在獅潭鄉發生車禍過世。敏恒先生已經創作出兩千多首歌曲,他打算創作三千首歌曲的願望已經無法實現。

在民國八十三年的三月八日,同樣損失了一位有名的年輕作曲家林子淵先生,他是在大陸廣東教客家青年創作歌曲後準備返台,在往梅州機場的半路,因為下大雨而被大卡車撞死,享年三十八歲,他的作品曾經榮獲新聞局的金曲獎,其作品的旋律都非常優美好聽,如“一領膨線衫”“細妹仔恁靚”...等,全部是膾炙人口,大家很熟悉的流行歌曲;真是天妒英才,他的過世同樣是客家界與無國界音樂界的一大損失(林子淵的舅父是前任頭份鎮的鎮長張真台先生)。

再往前推算十七、八年前,同樣是大湖籍的吳盛智先生也是一位作曲家,又是車禍過世,享年三十九歲,也同樣是客家界與音樂界的一大損失(吳盛智先生是涂敏恒先生的好朋友,也是老同鄉),他的代表作品是“我是客家人”在戒嚴時期,歌名被改成“我是中國人”。以上三位著名的作曲家全都是苗栗人,全部都正處在創作靈感最豐富的時期,卻突然間發生車禍意外死亡,實在是上天對苗栗客家人太不公平了;如果他們三位可以活得長壽一點,深信大家現在的精神生活一定會更為充實。

再提一位日據時代龍潭有名的客家籍作曲家:鄧雨賢先生,他也同樣在創作高峰時期的三十九歲就生病過世。因為他生長在台北市,所以其作品幾乎全部是福佬歌曲,是環境的影響才創作福佬歌曲,抑或是他的作曲思維,而使得福佬鄉親很喜歡接受他的歌曲,這是互相影響的。「望春風」、「雨夜花」、...等無數非常動聽的歌曲,六、七十年來在全台灣就如陳年老酒一般,越陳越香。

人的生命雖然是短暫的,然而留下來的藝術、創作卻是永恆的;以上所提,除了徐旦鄰、曾老教練紀恩還高壽健在,其他先進雖然都已作古,但是他們留下來的傑出成就、精神,還有像陳年老酒的好作品,大家一定要繼續發揚光大,使得無國界的客家音樂民謠也在世界各地流行起來。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