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何來美,聯合報記者

內容

行政院客家委員會成立滿週年了。但一年來有關客家事務與客家文化在傳播媒體所報導、播出的篇幅、時數明顯偏低,除反映台灣廣電頻道嚴重失衡,對客家族群不利外,多數媒體對客家文化、事務的冷漠,更令人憂心。

台灣的客家人,近年來不僅政經地位日趨弱勢,遠不如閩南、外省族群。更大的危機是,客家母語、文化的快速流失,被同化為「河洛客」的越來越多。尤其是在報紙、廣電頻道早已解禁的今天,若連幫客家族群發聲的版面、頻道都嚴重不足,客家將更弱勢。

台灣南社社長曾貴海曾撰文說:「失語族群的悲哀,並不是強勢族群所能瞭解的,多語文化的合唱與幸福,則是弱勢語言族群奢望的美夢。」台灣客家現正面臨母語的流失危機,「沒有語言平等,那有族群平等?」但是今年三月上旬,當有人擬提案將河洛話訂為第二官方語言,媒體大幅報導時,有多少媒體以平衡的角度訪問客家族群的感受?河洛話早已是台灣的強勢語言,更該保護的是面臨流失的客家話、原住民語,但又有多少媒體關心?

台灣的媒體經營權,多數掌握在外省、閩南族群手中,為迎合當局,缺乏對弱勢語群的重視。固然影響了客家族群發聲管道,但是媒體工作者也不乏客家人,不少人還位居要津,卻仍跟多數都會客家人一樣,寧當都會隱形人,鮮少為客家議題,仗義直言。

台灣客家話流失嚴重,有人認為是社會變遷太快所致。早期國民黨政府禁止在學校說方言,限制廣播、電視方言節目,但多數還會說流利母語;如今政府重視推動母語教育,母語反流失嚴重。

癥結在於,早期傳播媒體不發達,人際關係緊密,方言還是生活性的溝通語言;現在傳播媒體發達,人際關係疏離,人們生活資訊仰賴媒體,越強勢的媒體,越容易受它的影響。在廣電長期缺乏客家發聲頻道下,客家話也自然會流失嚴重。尤其是在有線電視法公佈實施、廣播電台開放後,台灣廣電市場如百家爭鳴。但是在商業利益掛帥下,除了英、日語外片外,電視節目幾被國語、閩南語所壟斷。少數的客語頻道,不但與族群人口不成比例,播出時段也不佳,以往還有以客語播出的有線電視頻道,現也銷聲匿跡。

較難得的是,今年三月公視將作家李喬名著「寒夜三部曲」改編的電視劇「寒夜」,以客語配音播出,在客家地區獲得廣大迴響,形成黃金八點檔。不論劇情、片中對白俚語,也引起客家鄉親熱烈討論,顯現電視的影響力。若未來每天都有客語發音的連續劇、電視新聞、綜藝節目,相信會成為維繫客家母語、文化,最大的傳播力量。

但是,單靠公視是不夠的。這次「寒夜」能以客語播出,客家籍的公視總經理李永得、作家李喬、文建會副處長利明勳都出力甚多。未來除希望有越來越多客語電視劇播出外,更希望政府能比照新加坡等國家,在廣電頻道上給予弱勢語群補助、保護,更期待平等的語言文化行為與政策,能在台灣趕快實現,讓台灣呈現多元、多語文化之美。

客委會主委葉菊蘭接任後,提出了「哈客」的口號。在國人哈日、哈韓風靡之際,也盼能喚起客家族群的覺醒,自立自強,多重視自己的母語、文化。創造雅俗共賞的客家流行音樂、戲曲文化,帶動風潮,進而讓其他族群也來「哈客」。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