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哈客通訊摘錄,何石松教師,台北市立師院語文教育系副教授

內容

語言是人際間溝通的橋樑,各語族的人群在一起聚會,使用共通的語言溝通是比較方便也省時。四、五十年來我們台灣已經達到推行普通話的目標,現在大家幾乎都可以用普通話交談。

然而相對的,各語族的母語卻因早期政策上獨尊國語〈普通話〉,打壓方言的情況下,都瀕臨嚴重斷層的危機或成了瀕臨消音的弱勢語言。如果各語族的母語在我們這一代都相繼消失了,則我們豈不成了歷史與文化的罪人?!

如何搶救各語族的母語,並喚起大家對母語危機意識的關切,與建立全民互相關懷、包容、互助、和諧與母語生活化的共識,是當前執政者應該面對的最重要施政方針之一。因為母語是文化的基礎,任何一種語族的母語若再步上平埔族的後塵消失了,就是我們多元文化的生命共同體無法挽回的最大損失。

再說,各語族的母語都是其祖先千百年來流傳下來,最珍貴的有聲文化資產與載體。我們擁有多元而豐富的文化,就是因為我們擁有多元的語族,千百年來承載了各語族的母語文化為根基。

若我們從漢族中的各語族的語言來綜合、歸納與分析,可以發現其間的聲調與腔調都有其規則的變化。如果大家都瞭解福佬話、客家話與普通話之間聲、腔調的規則性變化,就等於大家找到了學習客家話的管道。同時,其他強勢語族人士也將不會視學習客家話為苦差事,進而能共同關心弱勢客語的生存空間。因此,透過學習客語認識這三大語言間聲、腔調的規則變化,就可以避免因語言障礙而產生的誤解,甚至衝突,更能促進各語族之間的相互關懷與互助團結,營造出祥和安定的生活環境。

再從學習語言的觀點來看,客家人講福佬話比原住民標準,而講國語也比福佬人標準。不但如此,客家人講其他外語也大都能發音標準、咬字清晰且較快學會,這主要的原因是客語音域、音韻廣而變化多。因此,講慣客語的人自然其舌頭就訓練得比較靈活。而經由學習客語,不但可以認識大家印象逐漸淡化的模糊的客家文化,同時各語族人士依照發音規則、要領來學習客語的音韻,即可以訓練舌頭的靈活性,大家也都能像客家人講任何語言一樣,擁有發音標準與咬字清晰的優點。

綜合上述,為了發揚客家精神與文化,除搶救客家母語外,也喚醒各語族人士對其母語文化的重視。我們建議成立滿周年的行政院客委會應儘速運作,首先應聯合各語族友好人士,爭取立法保護各語族群的母語,並要求我們執政當局參照世界先進國家,將其國內各語族語言都列為官方語言。

在學校學習各語族的母語,就等於培養年輕人尊重與包容的雅量;在社會方面要廣設各語族語言的學習場所。同時,各種傳播媒體必須使用各種母語播音與文化導向;立刻廢除目前的商業導向,才不致於使得媒體變成經濟強勢者獨享的公器。

試看歐洲的瑞士國民,他們每個人除了國內四種母語(德、法、義及其境內人數不到百分之一的原住民語言)都會講以外,英文、西班牙文等都講得流利順口。因此我們國內各語族的鄉親朋友,不要再以減少小孩學習負擔為由,來阻止母語教育的薪傳工作。

自我限制等於無形消滅弱勢的語族文化。我們共同建立共識:絕對不要讓我們這一代成為背祖忘宗的罪源。

以上所言,皆係近年來老生常談的話題,最重要的是切實施行、身體力行。一位阿美族原住民朋友告訴觀賞其歌舞的漢族朋友,「用看的」、「用聽的」是體會不出阿美文化的內涵,觀迎大家一起來唱歌、跳舞,實際體會一下。

各位客家朋友,您是否發現很多只會講,而不會書寫的客家詞彙?其實語言學者研究上古、中古的文獻,都能找到根源,且仍保留在現在日常生活客語的詞彙中;只要您放下身段,擺脫一切託詞,大家共同來研究,必能重新營造講客語的環境。有健全的這一代講客語者的奉獻,客語文化的傳承才能永續不絕。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6 年 5 月 11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