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類別:古蹟;種類:其他;關鍵字:聖蹟亭、字紙亭、惜字亭、過化存神、文運宏開

內容

歷史沿革:
客家先民原居於中原,多次戰亂流離顛沛的遷徙過程中,客家人從不忘敬祖精神,並保持著許多來自原鄉的傳統特色,如晴耕雨讀、耕讀傳家的優良讀書風氣。
能養成如此的良風美俗,起因於客家原鄉時期居住環境的艱苦貧瘠,在惡劣的環境之下,客家子弟為求突破困境取得更佳的謀生出路,科舉考試也就成為重要途徑之一;晴耕雨讀之風於是形成。
世代相傳,客家族群中的讀書人也就特別多,敬重文明的觀念便根深柢固;因此,客家人對於文人或文明之神便特別尊敬,像文昌帝君、韓昌黎、孔夫子、制字先師倉頡等,也連帶養成「敬惜字紙」的古禮,並發展出籌建敬字亭之風尚。
高屏客家庄即為最佳例證。
自古以來,不論童生、秀才、舉人等讀書人,或一般無學之文盲均深信文字是由倉頡所創造;倉頡是黃帝時代的史官,也是文字的創造者,又被尊稱為制字先師、倉頡至聖、倉聖人;因此,客家人稱文字為聖蹟。
相傳倉頡在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探究其深層的象徵意義,可以了解文字的出現在人類文明中所起的決定性作用;一旦有了文字,人類的知識,包括生產知識在內,得以有效的累積並流傳,如此提高生產力,豈不是天雨粟。
至於鬼怪代表的人間惡行,也因為文字的紀錄與批判而不能為所欲為,故說鬼夜哭;如此的一段情節,實際代表了人們對文字形成文明的敬仰之心。
清代畫家曾衍東曾畫一幅「敬惜字紙」的條屏,上方題詩云︰「惜字當從敬字生,敬心不篤惜難成;可知因敬方成惜,豈是尋常愛惜情。」古代人對於文字紙張的愛惜程度,是現代人所無法了解的;每個讀書人一定會在書桌旁擺一個字紙簍,將不要的紙丟入其內;等著用扁擔挑著上面貼紅紙寫著「敬惜字紙」的竹籮筐,沿路拾字紙的老人來到,再將字紙倒給老人,帶到敬字亭去焚燒,此乃由敬而生惜。
到了宋代,敬字亭便出現了,而焚化字紙的習俗到明、清而益盛;人們在官衙、學堂等用字紙多之處造敬字亭;至於鄉村,則往往因為想提升地方文風而造敬字亭,龍潭聖蹟亭便是一個例子。
龍潭聖蹟亭為本鄉唯一的三級古蹟,位於凌雲村竹窩子,建地約422平方公尺,創建於清光緒元年(1875),當時大多數墾民仍然過著黃泥廳下碗準茶杯,吃蕃薯過餐的貧困生活時節,能結合鄉民共識、鳩工起造聖蹟亭,其中最大功績者應屬當時主司者經理黃龍蟠,及當時地方上幾位知名的仕紳。
龍潭人士曾於清光緒18年(1893)首次鳩工重修,但並未留下當時的重修記錄日大正14年(1925年)重修範圍從頭門至二、三進庭園,包括須彌座的壇台在內。
民國68年由當時鄉長李騰芳先生召集地方仕紳,增建外門、一進庭園及附屬建物等。
民國74年8月19日由內政部指定為國家第三級古蹟。
民國88年第四次整修。
敬字亭雖然只是具體的古蹟,但卻傳承了客家先祖們無形的惜字紙、耕讀傳家、重視教育及文化的傳統精神。
這是現代人難以去深刻體會的。
現今由於成書容易,社會濫用文字的情形亦是日趨嚴重,也是現代資訊爆炸下衍生出的一種無奈。
然而敬惜字紙是一種生活文化傳統,對照敬字亭所蘊含的精神,值得更多人對於文字文化作更深入的思考。
碑碣名稱 重建聖蹟亭前賢記年代:日大正十四年(1925)秋,亭左壁,尺寸:46*88公分,材質:砂岩,形式:二石合刻,碑碣原文: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此之謂不朽。
前而創設圣亭,自紳耆以及善士不吝金錢鳩貲築造,考其遺文,世遠年湮、姓名殘缺;雖欲銘刻留題,恐百中漏一,歉仄雖安。
有陰德者必獲善報,豈藉姓字而始彰哉!百世之下,聞著莫不興起也。
我輩承其遺址,踵事增華、革故鼎新,勿忘先人之基礎焉!文房四宝,世界百家所以識文字者,胥由先賢一點功德,而圣亭之所致矣。
孟曰:「創業垂統為可繼也」,書曰:「佑啟我後人」,咸以正無缺,子弟樂有賢,父兄愚頑賴有先明哲。
所謂克繩祖武,率由舊章者耶!縱欲大勳露布、雁塔題名,还思古跡蒼苔、鴻臚莫唱。
爰錄幾筆,以答前人之光。
噫嘻!經營創始,厥功偉矣;後有作者,弗能及也。
己豈若當世好名之人乎!是為序。
乙丑秋,會社眾信士敬題。
碑文曾收錄於明清碑碣選集。
碑碣名稱 重建聖蹟亭捐題碑記 大正十四年(1925)秋,尺寸:46*52公分,材質:砂岩,無落款年代。
碑文如下:「羅阿水、范阿茂、陳欽增、陳慶沼、翁新載、鄧盛□、蘇天來、翁瑞應、陳貴亮、黃阿昂、陳慶祥、翁新興、馮金興、黃梁礼春、黃刘傳山、黃王視枝、李天送、葉土生,奉献。陳龍祥、陳武貫、曾盛榮、黃郭清、李春進、曾健昌、張雲秋、張接支、鍾盛鑫、陳盛恩、劉儲興、胡壽山、胡福山、謝金日、李火來、馮子近、江火山、陳振建,奉獻。

地址

聖亭路79-1號旁邊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105 年 8 月 16 日

周邊好遊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