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獎助客家學術研究

內容

年度:98年

作者:孫榮光

摘要 近年,台灣的談話性節目(talk show)日趨風行,已達百家爭鳴的地步。其中部分收視率頗佳、頗受年輕族群喜愛的綜藝性談話節目,如《康熙來了》、《國光幫幫忙》、《大小愛吃》、《冰火五重天》等,罕見地紛紛製播與客語/客家族群/客家文化相關的主題,有的邀請客籍演藝人員至節目中以輕鬆搞笑的方式談論客家文化,有的則以辯論方式,由主持人與來賓針對傳統客家刻版印象進行激辯。表面上,這些節目企圖在激烈對話與自我解嘲中製造笑點,卻深化並傳遞了客家族群的刻板印象,絕非客家族群所樂見,對增進族群彼此了解與尊重並無幫助。本研究即以綜藝性談話節目為例,探討客家族群在該類型節目中如何被描繪與再現,以及這種媒體再現一再重覆出現的社會脈絡與意識型態。 我們以「再現」和「客家形象」做為研究的理論基礎。「再現」描述的是:將不同的符號組合起來,表達複雜而抽象的概念,以令人明瞭且有意義的一種實踐活動。它是一個藉由符碼等表意系統來中介、展演特殊共享意義,藉以建構社會真實的過程。「再現」並非被動地反映社會狀況,而是在無數紛雜零星的社會事件中主動挑選、重組、編排,以文字或圖像等符碼組成一套有秩序、可理解、有意義的敘述方式。各種意義在文化實踐及時間的沈澱下,透過語言的建構,反映外在客體,並塑造人為意圖的過程,就是再現。 客家族群的形象往往在「他者」的框架下被建構,而這個「他者」的形象可能又是因為媒體的渲染構連、人際網絡的告誡、甚至是客家人自己的默許而造就;由於「自我」與「他者」之間存在的權力關係不平衡,讓這樣的形象──一種刻板印象──不斷被複製。以電視綜藝節目為例,客家族群不是受到忽略,就是在綜藝節目中被刻板化的丑角反覆呈現。現今的媒體不但沒有朝這個方向發展,反倒變成了塑造和強化刻板印象的最大社會機制,不時都可以在媒體中看到充滿刻板印象的描述,以及「他」、「我」之別的操作。 本研究以綜藝性談話節目對客家族群的再現進行研究,探討相關節目對客家族群再現是否增強客家刻板印象?或強化既有刻板印象?研究問題包括:一、綜藝性談話節目處理客家再現的場景與情境為何?二、綜藝性談話節目製造或複製了那些客家刻板印象?三、主持人與來賓對客家族群/文化的態度與認知為何?他們如何導引相關的討論?四、綜藝性談話節目中的客家再現內容,有沒有經常出現的模式?節目錄製或後製過程採取什麼技術或策略,藉以強化節目的客家主題? 由於本研究分析的對象是電視台製播的綜藝性談話節目,它涵蓋的面相包括了許多層面:主持人與來賓的言詞、語氣、聲音、表情、節目的製播型態、道具、佈景、配音、字幕等,整個節目的影像與聲音都是分析的重點。本研究採用「論述分析」做為研究方法,對電視談話性節目中的客家再現做深入分析。論述通過文本的產製(創造)與消費(接收和詮釋),被視為一個社會實踐的重要形式,而社會實踐促成社會世界的構成,其中包括社會認同和社會關係。論述同時是構成與被構成的,換言之,論述是社會實踐的形式,它不僅組成社會世界,同時被其它的社會實踐所組成。找出論述在社會實踐中扮演的角色,論述實踐過程中社會不平等的權力關係,以及批判並試圖改變這種關係,是論述分析的目的。本研究把電視綜藝性談話節目中有關客家話題的討論視為一種客家再現以及有關客家的論述,採取論述分析,深入剖析這些談話性節目究竟再現了哪些的客家形象,這些再現又是在什麼樣的脈絡下被一再複製。 我們蒐集的談話性綜藝節目影音內容中,有關客家者從九十五至九十八年共有十六集,我們針對其中完全或有相當篇幅環繞著客家族群文化、客家藝人的節目為主要分析對象,有以下的發現。 一、綜藝性談話節目處理客家再現的場景與情境 談話性綜藝節目由一個接一個的橋段與話題組成,主持人和來賓並須在切割得十分零碎的節目架構中,不斷地以誇大的言詞,甚至各類表演(如狀況劇、烹飪菜餚、辯論等),一切的動作目標是在於讓觀眾發笑,族群關係的真相完全不是這些節目所關切的。以《國光幫幫忙》為例,表面上由客籍藝人來為客家人「平反」,但節目藉機又把一些經常出現的刻板印象拿出來炒作,反而加深了這些刻板印象;另一方面應邀的客籍藝人爭相爆自己族群的料,也坐實了這些刻板印象。而這也是電視綜藝節目中談到客家話題時的基本模式:名義上是幫客家人講話、發聲,但實質上反而藉由來賓誇張聳動、分不清是個人還是族群的發言,讓這些刻板印象更深化。 二、綜藝性談話節目製造或複製的客家刻板印象 (一)小氣與節儉 這個刻板印象,就好像切割客家人與其他台灣族群之間的一把刀,非客家的族群藉此區分、掌握客家人的主要論述,也就是所謂「差異的再現」。《國光幫幫忙》用辯論的名義讓客家人「平反」,《康熙來了》用誇張的短劇呈現,其他節目則由客家藝人七嘴八舌地貢獻每個人小氣、節儉的事蹟。它已成了客家族群最揮之不去的負面形象。《國光幫幫忙》中,主持人庹宗康以他一貫屌兒啷噹的口吻問在場客籍藝人:「你有沒有在你們客家莊吃過喜酒?」「那菜色有什麼不一樣嗎?你都送多少錢?」「你們」兩字有把客家人視為「異類」的口吻。《冰火五重天》以眾家藝人如何小氣節儉為主題進行對談,節目並非完全鎖定客家人,但由於客籍藝人小鐘受邀上節目,並被封為「小氣王」,使得整集又有相當的篇幅放在客家人如何「寒酸」上。 (二)硬頸 綜藝節目中,不知之出於無知或是刻意的嘲諷,常把硬頸直譯為「硬的脖子」,成為揶揄的話題。要不就是把它曲解窄化成小氣勤儉。《國光幫幫忙》討論到這個特質時,從固執跳到硬頸,又跳到「摳」、節省,客家人小氣節省的刻板印象在幾分鐘的談話中被誇大地一再重複,現場非客家人的主持人與來賓則頻頻面露不可思議的表情,客籍來賓卻仍以自己的消費方式為主題,不但爆自己的料,還理所當然的強調「因為客家人」。在談話性的綜藝節目中,硬頸被窄化成小氣、節省,看了這樣的再現,對族群歷史不夠了解的客家人不明白自己族群精神的所在,其他族群的人則把它當笑話。 (三) 女性形象 客家女性的溫柔嫻熟的特質,也是這類談話性節目偶而觸及的主題。《國光幫幫忙》「客家印象大激辯」節目中花了不少篇幅討論客家女性,主題是「客家女人比男人能幹」。但這些討論僅限於客家女性「任勞任怨」的層面,強調的是客家女性的勤勞特質,表面上似乎對客家女人語多肯定,但是標榜的無非是勤儉持家、以夫為尊那類傳統婦德,這類的描述彷彿是個框架,反而使客家女性被囚禁在這些傳統的牢籠中。而這種貌似正面的客家再現,往往沒有說出口的另一面是——客家男人既自私又無能。另外,《康熙來了》還原廖峻、澎澎兩人的演出,澎澎的「三八」與廖峻隨之而來的「教訓」一向是固定的模式。兩人的演出帶著「男尊女卑」的色彩,像是傳統大男人的福佬男子教訓輕浮、吱吱喳喳的客家婦人。綜藝節目中出現的客家女性形象,也就這麼擺盪在極度的賢淑與肢體動作、語言風格誇張的兩個極端間,很難獲得平實、妥切的再現。 (四)客語的再現 近年電視綜藝節目談到客家話題時,總是對客語充滿了興趣,客語南腔北調彷彿是一個奇觀,綜藝節目總免不得安排學習客語的橋段,讓主持人跟著客籍藝人學說客語。但是這類的學習橋段並不放在較常用的生活用語藉以普及客家話,製作單位反而常挑選閩南語與客語間的諧音,由客籍藝人負責教學,眾人再重覆模仿;為了製造笑點,客語與其它語言之間的差異被刻意誇大化,和這些節目表面上標榜的「了解客家族群」原意完全相反。這類的節目內容放在各項誇張的諧音,或強調客語的難學難懂,是把客語「他者化」的一種再現。 三、主持人對客家族群/文化的態度與認知 由於白冰冰鮮明的族群身分和《冰火五重天》本身的節目屬性就帶有濃厚的福佬色彩,節目中常出現一群客家藝人圍繞著她說閩南語的畫面,帶有用福佬觀點看客家的意涵。白冰冰提到八點檔國語連續劇盛行的年代,大家都講國語;後來台語連續劇盛行,原本很多講國語的藝人和客家人又去學台語,雖然語帶輕鬆,但仍然點出了社會中許多人不敢或不願去正視的現象,相較於其餘完全以搞笑為主的節目頗為難得。某種程度上,白冰冰塑造了閩客和諧的形象,這對觀眾群多為福佬人的《冰火五重天》來說,是頗為可貴的。小S與她的姐姐大S在攜手主持的節目《大小愛吃》「客家一哥PK賽」中,對客家族群與客家議題並無惡意,為了炒熱節目氣氛,也竭力帶動各項話題。這點對於提升年輕族群對客家的關切應有加分效果。但是兩人對客家的了解明顯不多,小S除了沒聽過義民廟外,也對客家族群有些刻板化的說法:「所以你們就譬如說是每逢周假日可以約一些客家藝人朋友搭遊覽車去拜義民廟,在車上就會唱一些客家山歌。」 四、綜藝性談話節目中的客家再現模式 整體而言,不論這些節目表面上要談什麼,大家七嘴八舌亂聊一通,最後都常扯到客家人「小氣」、「節省」等話題,彷彿只有這些議題觀眾才有興趣。《國光幫幫忙》一段討論硬頸的五分半鐘談話,從硬頸到勤儉,再到節儉,最後大談如何省錢、如何小氣,已經成了談話性節目既定的窠臼。同樣的模式,在本土味十足的《冰火五重天》中再度重演。這些節目表面上佯裝關心客家的「硬頸」精神,似乎真正關心的是客家人如何小氣、吝嗇、節儉。而這樣的處理模式不斷強化重複客家的負面刻板印象,也使得客家地位表面上提升了,實質上卻仍只是其他族群品頭論足、甚至譏評嘲諷的對象。 整體而言,我們發現客家再現的論述背後隱藏了族群的意識型態,主導優勢主權的社會團體產製包裝這種意識型態,實踐在包括了電視媒體在內的社會各場域中,以維護優勢團體的霸權地位和權力關係。這些客家再現有下列三點意涵:一、客家再現的脈絡顯示族群關係的傾斜;二、客家再現影響可能長期下去,並成為族群記憶一部分;三、多元文化原則有待進一步落實。 近年來客家電視台和原住民電視台陸續開台,但主流的電視媒體不是看不到弱勢族群的蹤影,就是弱勢族群成為追求商業價值的工具。我們的研究發現弱勢族群藝人在商業電視中的窘狀。這種現象要改變,除了社會中的族群關係必須有本質上的變化,也必須輔以法律上的規範,杜絕以族群作為笑談的節目內容。而社會中的閱聽大眾也應發揮更積極的角色,監督各媒體減少製播以族群負面形象為主題的節目內容。只有這樣子,小氣吝嗇等負面的客家描繪可以逐漸成為歷史,我們也才可以看到更多、更完整的客家再現。

附件下載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98 年 7 月 7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