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台灣客家族群的聚落、歷史與社會變遷(四溪計畫)

內容

摘要 本計畫第三年將研究焦點放在鳳山溪流域新埔陳家與中港溪流域頭份陳家年長女性的口述訪談與資料分析上。目前的研究成果與發現,除了延續第一、二年關注教育、知識對於形塑家族性格與人觀理想的影響外,更具體而微地透過年長女性在家戶內外的勞動經驗、家族成員之間的互動,女性的受教經驗、教育態度與家族印象,以及兩個家族中較為特出的女性—新埔陳家的詹明玉與頭份陳家的黃春枝有關上述主題的不同表現,進行口述資料的細緻分析與比較。 針對兩個北台灣客家家族的家族性格與其在日治時期對於漢學教育所採取的態度,再次印證家族性格實為「多系多元」的觀點。新埔陳家在「創事業」性格外,也有「守本業」的情感表現。頭份陳家則在「守本業」的主調外,不乏子孫在文教事業之外、或是海外展現「創事業」的性格。相較而言,頭份陳家對於漢學教育多了一份跨越時空的堅持。 在不同時代女性的家戶生活與生命經驗方面,有關女性在家戶內外的勞動經驗,顯示婚入女性在婚前與婚後的家戶勞動領域,除了增加婚後生活侍奉公婆、生養孩子、照顧丈夫未成家的兄弟姊妹的勞動任務外,部分女性的勞動經驗仍具有一定的同質性與延續性,例如耕種山田、畜養家畜、協助家務等。但有些女性的經驗則是不再從事耕種、畜養,而完全轉換投入到婚後生活的家務勞動中。其中值得特別注意的是,西元一九五九至一九七三年為台灣由農業轉為工業社會的過度階段,許多七十歲以上的受訪女性,在其青壯年時期都曾經歷這段轉型期,因此部分女性多有至台北或新竹附近工廠、公司工作的勞動經驗。 接著在女性的受教經驗、教育態度與家族印象方面,由於受訪女性的年齡大多介於七十歲至一百歲之間,當其達到就學年齡時,約為日治時期、日治末期至台灣光復初期,因此其就學常有因著當時戰亂頻繁、交通不便等因素,被迫中斷、延後入學,或是「沒讀到什麼書」之嘆。這種「沒讀到什麼書」的教育經驗,也讓一些受訪女性在教育子女的態度上,信心顯得低落,態度相對消極、被動。不過有更多的受訪女性表示,根本沒有時間教育小孩,只能向子女傳遞主要的做人價值,例如不打人、不偷竊,此外便任其隨性發展。不少口述資料卻也支持客家人是以透過大家族三四代同堂的生活經驗,以「身教重於言教」,邊做邊學,日常互動的耳濡目染等教育方式,來傳遞家族歷史與生活知識。在說客語的態度上,有受訪女性認為,客語是祖傳的,當然不可忘,因此會利用日常對話中自然而然的互動,讓不會說客語的孫子女熟悉客語環境。 關於家族長輩是否主動告知家族歷史一項,大部分的受訪女性對於家族歷史、家族譜系,並沒有表現太高的興趣。一方面她們認為這是男人的事,另一方面也因農事家務便已忙碌不堪,實也無暇理會。 相較而言,新埔陳家的詹明玉與頭份陳家的黃春枝,便顯得突出。針對兩人口述資料所進行的比較分析也顯示,兩人原生家族本身對於教育的重視,以及其自身所受教育相對較高較完整,可能影響兩人對於家庭教育、家族歷史方面的積極性與參與度 。 關鍵字:客家、教育、人觀、女性

成果報告
收藏 分享
更新日期:99 年 4 月 6 日

你可能有興趣的相關推薦